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我们的毕业季,你们的分手季吗

文/志志生

那是发生在毕业季那会的事,也是很久了,却还记得清清楚楚。

有两个妹妹,一个比我小一岁,另一个比我小两岁,一个表妹,一个堂妹,所以这两人基本上没有交集,只是知道有对方的存在而已。

毕业季那会,忙着答辩,忙着聚会,说不上好坏,只是借着机会喝酒聊天,放肆人生,而她们两个纷纷分手了。一个两年,一个一年半。

我们的毕业季,你们的分手季吗?

想来和白牛奶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早就磨去了你侬我侬的情怀,两人聊天的时候也并不多,那天晚上,心想已经好久没有聊过,便开了微信发了语音过去。

他说他们在吃散伙饭,我“哦”了一声之后,便将手机放到看不见的地方,他做的所有事都不会主动与我提起,若是我不找,他断然也不会说起。

洗了澡准备睡觉,长时间的失眠已经快要剥夺走我的半条命,拿起手机,看到他发过来的消息:在ktv,前女友抱着我哭,说我找小三。

那一刻是憎恨自己为什么要拿起手机,是担心今天晚上是不是又会辗转反侧,我回了一句“真是有病”就关了手机,管自己睡去。

第二天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有打过电话,只是没有短信,心便凉了半截,想了一夜,我和白牛奶在一起是在他分手后的三个多月。

微信里只有“干嘛”两字,这两个字让我恶心,从心底里恶心上来。

第二天我去买回家的车票,回来的路上他给我打了电话。

“刚刚请前女友吃饭了。”

“……”

这中间说了什么已经忘记,只是在等着公交车到站,下车我便开始质问,我相信我有这个权利。

“你们单独两个人?”语气还是很平静,在他面前我甚至很少发火。

“额……对啊。”非常理所当然的语气,我心底压抑的火几乎在瞬间爆发。

“你有病吧?你他妈的是不是真的有病?怪不得不回我短信,怪不得玩消失,我就不信你们吃饭就一直在吃饭,不会拿手机看一下,那请问你看到我的短信你是什么反映,看过关掉屏幕放到一边,继续和你眼前的人吃饭聊天么?那么请问你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的口才也许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他应该是被我吓到了,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以为然。

“你发什么神经啊?”

砸手机的冲动愈演愈烈,那时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知道绞痛是什么滋味,这个人干了这样的事,竟然还若无其事地向我报备。

“啊……”刚刚走过一座桥,我在上面停了下来,我自然不会想要跳下去,下面的水脏得要死,“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我不想听你和其他人的事情,这个还是你的前任,我简直不能忍你!”

“什么啊,大家要分开了一起吃个饭不是很正常吗,你有必要这样吗,我什么事都和你说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不说到时候你知道了又要小题大做。”

“你简直混蛋,没见过你这么不靠谱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我的感受,做任何事情都不会!你简直不能原谅。”

“那你想让我怎么样?以后事情都不和你说?”

“你他妈的怎么不去死?你以后还想干什么事?你简直……”

最后已经彻底无语,我沿着桥望过去,远一点是很高的楼,灯火通明,风很大,沙子一整把一整把地洒进我的眼睛,我的泪腺好像又要崩坏了。

桥上来去的人很多,起初是个民工,怔怔地边走边看我,我立马转身,不让他看见我的样子,后来是两个老人,手牵手,我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泣不成声,他们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没有抬起头,我不想让我的坏情绪影响到他们,更不想他们来关心我,我怕我会崩溃,后面是个小孩,她天真地问她爸爸,“这个人怎么了?”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大概只是“嘘”了一下……

一时之间忘记了还未挂断的电话,白牛奶又突然开声:“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用手捂着嘴巴,不想让声音发出来,可是这个问题让我全身上下的所有机能都瞬间裂开,我想不通他有什么底气问这样的话。

“我不想和你多说一句话!”我斩钉截铁,那一刻太想挂电话,他已经注意到我的哽咽,他也许开始觉得自己有点罪恶了,但是我相信对于他自己的行为他并没有承认错误,他只是觉得我哭了,他就该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不是敷衍。”

这么久一来,每次我只要一哭,他便妥协,我讨厌这个样子,好像眼泪是我的利器,他的对不起也对我未起丝毫的作用,但是有些时候,他妥协了,我就该点到为止了,即使我的全部器官都还没有开始运作,也该停止战斗了。

心里又默默地下了一个决定,这么久以来,不知道悄悄地下过多少次决定,自己早就忘记了,有没有在实践也已经忘记了。

有一次,在他来之前,我想好了一段对话,我准备问问他,是不是他觉得两个人一两天不聊天是没有关系的,只要他说是,我就能慢慢适应。我害怕的只是,我对他的适应,有一天他会反过来对我说:你变了。

在一起这么久,我自认为为他改变不少,即使效果并不理想。

可是以后,我不想再变。

就算我们的毕业季也是我们的分手季,也终将淡然对待。

 


评论(4)
热度(63)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