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深夜不要去厨房

张嘉佳/文

张嘉佳:深夜不要去厨房
有次跟徐超到长沙玩,顺带看望周云。 
我们三个上大学在一间宿舍,毕业后难得相聚。徐超出差到南京,我们碰头后心情激动,索性订了机票去长沙找周云。 
当晚海喝一通,最后住到周云家里。三个大男人挤在床上,睡得东倒西歪。 
后半夜我听到外头“啯啷”一下,好像锅铲敲到铁锅的声音,应该来自厨房。我坐起身,问周云:什么动静? 
周云迷迷糊糊地嘀咕:我妈打麻将回来了,估计肚子饿,在厨房做饭。 
我揉揉眼睛,说,正好我也有点饿,去问伯母要点东西吃。周云翻个身,没理会我。 
低头找拖鞋,感觉有人拽我。回头一看,透过窗外路灯的光,发现徐超脸色煞白,偷偷摸摸拉住我裤腿。 
我刚想说话,徐超闭着眼睛,手颤抖着蹭到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猛地酒醒,莫名其妙后背炸出冷汗。 
这时候,外边厨房传来一阵叮铃啯啷,又响了几轮,就安静下来。 
第二天大清早,我跟徐超跟周云打个招呼,说赶着回南京办事。周云含糊地点点头继续睡。 
两人逃命一样跑掉。开门的时候,我偷瞄了厨房一眼,东西都好端端的,该挂的挂着,跟咋天毫无变化。 
上出租车直奔机场。徐超铁青着脸,说,周云的妈妈几年前就去世了。 
我一愣,鸡皮疙瘩直起。 
徐超说,我记得自己在同学录看到这消息的。周云说他妈妈回家做饭,我刚开始没注意。等你起来要出去,幸好我想起来了。她妈妈都去世了啊! 
我说,我操,你别吓唬我! 
徐超说,如果是做饭,怎么会没有油热炒菜的“吱啦吱啦”? 
我无比害怕,说,不知道啊,那到底怎么回事? 
徐超簟出手机,翻翻相册,颤抖着递给我,说,你看。 
我一看,有张照片是徐超拍的,当时我跟周云在书柜边打闹。 
我说怎么了? 
徐超接过去放大,然后说:这里。 
我赫然看见照片里的自己身后,摆着一张遗像,遗像是位老太太,尽管面目略带模糊,但基本能看出和周云有些相像。 
我说,这是周云妈妈的遗像吧? 
司机是个大叔,猛地把车停靠路边,扭头说,你们快把照片删了,听你们说话就感觉不对,这是老太太死了不甘心,半夜回家做饭。 
徐超手忙脚乱删了,司机重新开车,说,遗像不能拍照。对冤魂来说,有遗像的地方就是自己家,你要是拍了,她会以为遗像在你那,后半夜会找过去。 
司机大叔点着根烟说,如果后半夜你听到厨房有动静,可能就是这些冤魂找错了门。找对了也许没什么,找错了他们会生气,认为就是你霸占了他们家。 
到机场,徐超直接回北京,我回南京。 
这事过了一个多月,凌晨四点接到徐超电话。 
他明显压低声音,带着哭腔说:完了,我听到自己家厨房有叮铃啯啷的声音。我不敢出去看,怎么办? 
大夏天的我全身冰凉,恐惧地说不出话。 
电话里我都能听到那头的金属碰撞声,好像有人拿着铲子用力敲铁锅,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就在对面手机旁边。 
我心都快跳出喉咙口,然后徐超尖叫起来,电话挂了。 
我发了会呆,关紧卧室门。树枝的影子投在窗帘,风吹得呼啦啦响。犹豫半天打给徐超,电话关机了。 
连打几次,都是关机。 
接着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一条彩信,发信人徐超。 
打开一看,是张照片,照片里我跟周云勾肩搭背,身后摆着一副遗像。 
然后厨房里传来声音,似乎是锅铲掉在了地上。 
“啯啷”。

评论(36)
热度(94)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