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文/老显

    幸与你相识于一个偶然

    你只回眸一笑

    便知你是我注定的前缘

    一直在心中描绘你的形象

    直到你再在我眼前出现


    你的丽人清影

    让我沉醉迷恋

    你的柔声细语...


结婚的意义

作者 :  白昂

      有个男生,上个月告诉我,他喜欢上了一个不错的女生,找人打听到了她的电话,和她聊了几次,终于鼓起勇气告白。可是女孩巧妙的回避了他,之后他就不再回复,继续忙碌起来,寻找下一个猎物。我问他,你觉得这样,好还是不好?他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晚一点,我就找不到对象了。我问,以前那份痴情的执着,怎么没了?他苦笑,因为,长大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失去了等待和爱一个人的能力,然而我们都明白,又有谁愿意停下脚步,来...

我的青春由单身作答

老大的生日到了,我的也就临近了,人总是会在特殊的日子前后颇有感慨。恰巧记录人生,是感悟生命的最好方法,然后就多了这篇日志。

严格来讲,也就是去年毕业的这个时候,我是在发过一篇有关青春的日志之后,才开始了所谓的说说写写的文艺生活。今天这篇,也谈青春,就权当个首尾照应。

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青春不感伤,谁的青春不是散落了一地的玻璃,破碎得无法拼接。

以前,我以为是时光迫使我们从青春的舞台打马而过,后来才发现,即便时光永恒,你我也不可能永远年轻,青春无法长久地直播,一切不老的执着也不过是把记忆的存档来回地放,但存档始终是存档,重播始终是重播。

匆匆而逝的年华告诉我,生命不止一季,可结局永远只...

读普鲁斯特

作者:象牙塔之梦

哪天睡觉之前,

身心疲惫之际,

随便翻开一页,

句子又长又平顺,

意思曲折又幽微,

不能像读垃圾小说那样一目十行,

而必须积攒所余不多的一点精神,

撑起眼皮,

深深呼吸,

越过一个个逗号、分号,

综合、回味长句里的若干注释、插叙、细致的评判、信手拈来的揶揄,

潜意识里像奔跑已久仍然望不到终点的马拉松运动员,盼着句号出现;

而在它出现之前,

因为脑力的付出,

意识逐渐暗淡,

你不用听摇篮曲,

也来不及放开那本沉甸甸的书,

或者埋怨自己早该买个Kindle,

就合眼睡去了。

bonne nuit


我们的毕业季,你们的分手季吗

文/志志生

那是发生在毕业季那会的事,也是很久了,却还记得清清楚楚。

有两个妹妹,一个比我小一岁,另一个比我小两岁,一个表妹,一个堂妹,所以这两人基本上没有交集,只是知道有对方的存在而已。

毕业季那会,忙着答辩,忙着聚会,说不上好坏,只是借着机会喝酒聊天,放肆人生,而她们两个纷纷分手了。一个两年,一个一年半。

我们的毕业季,你们的分手季吗?

想来和白牛奶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早就磨去了你侬我侬的情怀,两人聊天的时候也并不多,那天晚上,心想已经好久没有聊过,便开了微信发了语音过去。

他说他们在吃散伙饭,我“哦”了一声之后,便将手机放到看不见的地方,他做的所有事都不会主动与我提起,若是我...

大卫像

文/象牙塔之梦

孟教授和伊莎贝尔观摩了大卫像,从学院博物馆出来。他们步履轻松,语气诙谐。伊莎贝尔最欣赏大卫平滑的皮肤和有质感的肌肉。真想摸一把或者揪一下。孟教授说大卫的表情耐人寻味。一边脸紧张(近乎愤怒),另一边则平静。综合两边,他恰似刚完成某项壮举,还没完全放松。两人经过乌菲茨附近,又特意观赏了广场上的一个大卫像的复制品。这位仁兄饱经了户外的风雨,似乎比他的真品兄弟更沮丧。不过复制品也很出色。在周围那些细节更粗糙、动作更夸张的雕像当中,大卫有些孩子气。

“和维纳斯是一对!”伊莎贝尔说。


再也看不见眼前这个人( 文/志志生)

这个事情或许已经有些时日了,因为现在我竟然有些忘记了。

当初和白牛奶在一起,真的算是阴差阳错,可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本着道德底线的问题,好像也应该继续玩下去。

他说过:最长久的爱情,往往不是你追我,也不是我追你,而是莫名其妙在一起。这在当时是很甜蜜的情话,那时候听着也觉得很幸福,甚至有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的错觉。

后来我微博上艾特他:虽然我大过你,但幸运的是,你高过我,这就足够了。

当时的我,也是花尽了全身的勇气,在很多朋友围观的地方向他喊话,效果好不好,他也未曾向我提起,就像他向我说着情话的时候,我嘴角的微笑,他看不见。

时过境迁,再想起这两句话,从心底笑出声音来。

记得那个周末本...

那些对你好的人(文/师法自然 )

本来不想写这么文艺的题目,但是也许人到了往回看的年纪,总是会在记忆闪回之间,想起那些生活中的片刻,想起那些对你好,但是现在甚至不知道身在何处的人。

早上在铺床的时候,突然想起多年前还是实习生的阶段,曾经和一帮同事出去海边旅游,一路上同事之间笑语不断,相处融洽,但是到坐船的时候,谁都不肯去最差的两个舱位,于是资历最浅的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就“自告奋勇”要求去底舱。沿着舷梯而下,扑面而来的燥热气息让我顿时有些许后悔,比起视野开阔的舱位,这里显然就是一个大统铺,偌大的舱位中都是简陋的高低床,不少面目模糊的男男女女在周围走动喧哗,于是我和我的女伴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一个同事过来看我们,隔开岁月...

至转眼将要各奔东西的

文/李赢




记得早先少年时,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
青春,随着高考,既要结束。你欣喜若狂,终于可以告别恶狠狠成天摆丑脸的班主任,告别堆积如山的复习资料,告别无止尽的模考题,告别划满重点的冲刺书,告别学校制约的规章制度。你以为解放了,自由了,可以去看到更大的一个世界了。其实只是从一个深渊跳到另一个深渊,无止境。

一条微信发来问我出来坐坐吧,尽管上面早已谢顶的老师已经瞪着我低头按手机很久了,一声令下,好 一会哪里等。你看,朋友和死党的区别就在于,哪怕一万年到没有联系,对上头也不会有一点的客气寒喧,干净利落,直奔主题。

你说了,她不懂,是距离。你说了,她懂了,是默契。这样的朋友,距离再远也不会孤...

青春诗酒,红颜如醉。 

作者:云尚雨落


汝之皎月,梦能承影。人是腊月雪,爱似四月天.

                                       ------题...

再也看不见眼前这个人 (文/志志生)

这个事情或许已经有些时日了,因为现在我竟然有些忘记了。

当初和白牛奶在一起,真的算是阴差阳错,可是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本着道德底线的问题,好像也应该继续玩下去。

他说过:最长久的爱情,往往不是你追我,也不是我追你,而是莫名其妙在一起。这在当时是很甜蜜的情话,那时候听着也觉得很幸福,甚至有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的错觉。

后来我微博上艾特他:虽然我大过你,但幸运的是,你高过我,这就足够了。

当时的我,也是花尽了全身的勇气,在很多朋友围观的地方向他喊话,效果好不好,他也未曾向我提起,就像他向我说着情话的时候,我嘴角的微笑,他看不见。

时过境迁,再想起这两句话,从心底笑出声音来。

记得那个周末本...

如厕里思考人生

文/老显

    时间流逝很快,选择了不归家享受美好的温暖,而留在了异地,独身一人,寂寞相伴,忍住,然后才能进步。踏进社会了,一份在别人看来不错的工作,自食其力正靠近小康。

    于是,刚开始,身体不断积蓄正能量,积极又乐观,天天向上。人年轻,因此有不可避免的幼稚,也就希望自己每一天都有象征积极心态的美好阳光来唤醒自己,开始启动新一天的生活征程。其实每天的目标很简单,有所思考,有所进步,有所感悟。

    脑袋上面顶着时刻思考生活的态度,身体怀揣无比渴望进步的心态,只...

小头的年龄日记

  文/小头哥哥

2岁时,小头去姥姥家,一群孩子们在门外放鞭炮,其中有一个炮仗扔出去好久一直没响,别的孩子都还在一边看着,小头就跑过去把那颗没响的炮仗拿到手里,准备再点一次,谁承想,刚拿住就在手里爆了,小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手被崩的青紫,麻的感觉不到手还存在。小头第一次知道疼是什么。

  10岁时,同班一个很要好的小伙伴粪球要转学,小头送给他一支钢笔作为友谊的象征,傻乎乎以为再也见不着他了,连着几天都无精打采,比上课挨板子都难受,那只疼一会会儿,这却让小头很是难过。而事实上,粪球转的学校就在另一个区,相隔几公里。但,小头就死死认定觉得是什么生离死别。...


在杂货铺

孟教授顺着主街走到底,又回过头,拉开一家杂货铺的门。以前来英国,他曾经在杂货铺买到过可口的三明治。这次找到了,也好打发一顿晚餐。但开门时,仿佛戏台上突然改换场景,这间普通的小铺子,连同那些货架和收银台,都变得新鲜而神秘了。一张收银台空着,另一张旁边立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女郎,头戴一顶蓝色针织帽。她把头转向他时,她的四分之三侧影——平顺的脸,微张的嘴唇——孟教授觉得非常眼熟。但他不记得在何时何地见过这样一位姑娘。他在货架之间找三明治,不时又和她对视。她的目光初看全是他熟悉的学生的单纯,细看又有一种经历世事之后的忧郁。


孟教授觉得不仅熟悉她的面相,也熟悉她的生活。从学校出来,就站在这个收银台后面...

若深爱,请在时光中并肩行走

 和往常一样,妻悄悄走了进来,一杯热茶放在我的书桌上,静立,欲言但无声。以前的日子,妻总是悄悄递过一碗热茶或一杯牛奶,然后静静退出我的专属书房。

  我有些奇怪:有事吗?

  妻咬咬嘴唇,似乎下了决定,说:我已报名了一门课程,也要学习了,这书房我要占用。

  我一笑: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兴趣呢,前两年,我不是建议你充充电,你不是总说有我努力就够了吗?今天,怎么了。

  妻有些赫然:我怕,我再不努力点,会跟不上你的步伐,我怕,我们两个人的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我怕有一天,你会远离开这个家,离开我。

  的确,这几年来,为了这个家过得更有质量一些,更有品味一点,我努力的钻研技术,也因此收获了不...

时而梦见自己陷入一个镜子迷宫里

四周的镜像折射出内心的恐惧

想象出一个强大的自己

彻夜与现实博弈

无关输赢

涉嫌逃避

抛开所有是非题

奔向所谓无争的国度里

曾为梦中勇敢的自己着迷不已

无奈醒来依旧面对的是斑驳的记忆


<黑夜和白天>

我和你的未来难道没来吗/

我仍是在你背后再到隐藏的背后/

我仍不知你的小名在刺伤你的下一夜/


你迟迟地赶到了在叫巴斯的家里/

你在呼唤着一夜又一白天/

让谁嚷像别是足成一道哗哗的流水/


那些时间在世间是被人间守候的/

你完成了一次最后的晚餐/

你是最后的一夜我是最先的一白天/


黑豆,你女朋友掉啦( 文/志志生)

以后每到一个地方,记得把你的地址发给我。

黑豆总是给我一种满世界在跑的感觉。

很久以前,那时候我和白牛奶还如胶似漆,他长久地停留在宁波,我以为那里应该是他的老巢,就像我在杭州读书,那么这四个轮回里,杭州便是我的归宿。

后来我身体不好,他给我寄吃的,那时候放寒假,我已经回家了。身体残得我根本没精力去管另外的事情,有一个四川号码打我电话打到爆,满心以为是骚扰电话,好几天都没鸟,直到后来我爸不小心接上了,才知道,电话那端的竟然是黑豆。

当头一顿好骂,我不知道是他呀。

过了很久,我在微信上问他,你现在在四川吗?

他发了一张照片过来,东方明珠的即视感,他发语音过来,果然,他在上海。

从那时...

<如泥的小姐>

她延续了自已的春天如我的光速不止和不叫/

她将自已的身体在长时的年代做一个专窗/

她常住的地方就在泥土里/


我们年轻之前是吃着这份滋味/

常年的我们还是长年已经看不见/

谁知土里埋着这位人物/


偶遇蜗牛

文/老显

    如厕前,在窗台远眺,仰望星空很美,伸出手,却什么也没捞着。只有头发滴下的汗水重重地砸进眼里,模糊了视线。

    星空令我如此向往,未来的美好又离我很远,若自己仅存有幻想而没有坚持付出实际行动,那么只会剩下迷茫。

    俯视地面,地上AC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也就只有一根香烟的长度,从A到C,蜗牛匀速前进,没有装B,怀着淡定,扎实推进脚步,终艰辛爬完此段路程,却用了一根烟的时间。

    时间很短,人生不长,如...

孤独中的自己(文/李赢)

文/李赢

kobeckham

自由的裂缝,还是裂缝里的自由。我们都在不断奔跑,不敢停下,朝着太阳,躲过暴雨,错失风雨过后的彩虹,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


人生中,真的是有最后一面的,从此再也遇不上。电梯门一开,银灰不锈钢冰冷冷的铁杆扶手,墙上有标示着辅助行走仪器,看到有一位穿着白大褂靠近躺在不锈钢手术推车,听诊器管道通过介质传播,传入医生耳朵,不顾病人在呢喃着什么,我乍眼再一转头一看 精神科。


一直对精神病人由于很强的窥探心,虽说喜怒无常,做着正常人无法理解不可理喻的行为,眼神飘游或是呆滞,随靠随行,随坐随走,说着没人猜的透的谜语。掀起衣服,捏着...

精神病患者( 文/志志生)

    据说我上次爱上的那个女孩是个神经病。

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大家还总是在提起她,大家都说她是神经病,因为我到现在还忘不了她。我很喜欢她,第一次遇见她是在那条繁华的步行街上,她穿了大花色的衣服和一条长得滴血的裙子,散着头发,我被她彻底迷上了。

我一直在找机会和她说话。

很奇怪,我一直看着她,她好像察觉了一样,忽然转过头径直向我走来,我当时吓傻了,没人能发现我的窘迫,我故作镇定,眼神开始涣散。

她说她叫小伍,她说她想和我交个朋友,我忽然发现,我阿姨竟是在平行线过去那里微笑地看着我,那笑容使我毛骨悚然。

原来她们是同学,我阿姨比我小,小伍也...

一次,两次,三次

文/老显

    从前,我厚着脸皮放下所谓的尊严,在飞逝的时间里,挤出许多分秒时,想你了便联系你。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不知坚持了几天。 

    或者,你觉得我很廉价,并不是贵重得让你想珍惜。又或许,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自作多情。甚至,你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只是我身上没有流淌着伟大的血液,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追爱者,很平庸的爱慕者。

    我也希望能得某人疼爱,在需要时有人...

一些感觉

文/茗茗

Some  feelings,世界杯仍在继续,娱乐圈里也仍是那些花边八卦,文章马伊琍姚笛,黄奕黄毅清,精彩每天上演,自动生成了电视连续剧。想想自己的生活,又何尝不是一种平淡的精彩。想至此,似乎又没有什么需要分享的感觉,然而现实永远是,会有另一种感觉袭击你。 

论感觉,用自己每天的所见所闻似乎会更贴切。比如,当你看着满大街都是宝马奔驰奥迪,偶尔闪过几辆宾利法拉利保时捷或者兰博基尼,运气好的话还能碰上豪华的林肯加长,你敢说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你计划着暑假做几份兼职能赚更多的钱,而身边大多数人要么早已飞回家享清福了,要么花数以万计的钱飞去法国美国德国或者英格兰交...

读书这件事

文/小头哥哥

最近在读小说,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感兴趣的小说。不爱读小说一是因为篇幅过长,得空只能看几页,一本书零零散散读好长时间才读完,二是怕受到剧情的吸引疯狂的读完,就是为了知道结局,如此便去了读书的意义。
我的童年和中学时代并未在书的陪伴下长大,我所指的书是指除课本教材之外的书,空余时间都在做题写作业,读书是为了考试得高分,读的课外读本也都是关于如何写好作文和辅导类的书籍。这造成很多人早早看过的名著和小说我都不知道,没听过,我只知道课本里有节选的那些作家。这是很可悲的。在时间最充裕的大学四年里,我没有完整地读过一本书,除实用书之外,那时在图书馆借过不少英语能力书,但都是为了考试和就业,为了...

<花儿与少年>

你走过的地方曾是花开的地狱/ 

那时候你在爱上我/ 

你在离开我的左右手/ 


我偏爱你的自述/

 总有够的字数/ 

你逝在这个偏远的世界/ 


今世是我在翻过来的春天/

田里是你的墓地/

尽是花花草草的离歌/

却吹走我和你化成的花蝶/


感谢本博长期原创投稿的你们:@老显;@云尚雨落;@戴耳钉的猫;@没错我有病O_o;@茗茗 ;@张

有你们,阅读文字会走的更远。

为你们点赞~

别让期待败给突然的意外

文/老显

    周末一到,就有十足冲动想好好睡个懒觉,能达到自然醒的境界是再好不过的福利,但往往事与愿违。总有人来打破我与周公的美丽约会,试图拆散我和周公难得随心而不计时辰的相聚,结果我睡懒觉计划最终让位于突然的意外。

    在没有杂质的周末清晨,几声不合时宜的电话铃声响起,不堪入耳,美梦被毁灭,自己一旦醒了,回笼觉就成奢望,周末以这样一种令我烦心的方式拉开序幕,叫苦不迭,却只能学哑巴吃黄连。

     有那么几个周六,比如说,有哥们大清早就含辛茹苦地向我...

是不是病了

文/老显

    怀着奋斗的心踏上未知的旅程,起初步履坚实,步伐稳健,刚走几步,却开始迈得轻浮,渐走渐慢,还没理出个头绪,渐渐感到步履蹒跚,是什么因素在左右着我内心奋进的冲动和定力?

    停下来思考,便停滞不前了。

    总想着每天都有点进步,总想着每天都反思自己。现在,遇到一点小小麻烦,却开始屡次找借口,仿佛借口是奋进路上困累时最好的解渴剂。

    慢慢的,借口越来越甜,脑袋越来越空,现实越来越苦。...


毕竟,别人无法给你想要的生活

文/茗茗 

琐碎的生活,琐碎的事。

很多细节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有时候,成长真的就是一瞬间的事,或者说,是很多瞬间的事。

毕竟,别人无法给你想要的生活。

上午值完班,出来半个小时不到,也就是在我赶去会议室的路上,微信消息就来了一大堆。我打开看看是头的,他连发了三张图片,然后写了三个字,不是吧。

言简意赅。

我心里说了声尼玛。来不及细想,拿着手机就奔上了公交车,然后开始态度良好地给他认错,说工作太粗心,下次不会了。

接着我问和我一起值班的同事有没有收到同样的消息,她回,没有。

我心里又说了声,尼玛,为什么总是我?

对,明明是两个人一起做的事,为什么有错就直接找到了我...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