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时间停止是因为时针爱上了分针,再也不想分开。 就如同,我,爱上,你。爱情不在于精确的计算,不在于每一次新鲜的尝试,不在于错误和原谅,不在于盲目和崇拜,而是在于责任和承担。即便钟楼变成废墟,也要一同面对今后的时光。

【阅读文字唯一微信:timetellyou 时光说】

好好对她,别学我

时光流逝多少年

我姑姑和姑父离婚的时候我念高中。

我姑姑只有小学文凭,十几岁的时候嫁给了姑父,那个时候姑父家也在农村,两个人柴米油盐,相濡以沫,恩爱得不得了。

姑父聪明,好学,开了个油厂,后来是米面厂,赚了很多钱,在整个县城地段最好的地方买了房子。

那栋房子一住就是二十几年。虽然外面看起来很旧,但是房子里的装修并不落伍。

他们有一个女儿,漂亮伶俐又会做人,从上学开始就在班里名列前茅。

无比幸福的一个家庭。

在外人看来。在我们看来。

高一的时候,姑姑的生日,我们提着大大的蛋糕,去给姑姑过生日。

过生日那天的饭菜是姑姑自己做的,她说,饭店里的饭不好吃,而且不干净,还是自己在家做得...

骤雨来袭时落阳万丈

抱着一束白花波荡在车厢里,脚边还有一个巨大的购物袋。人声鼎沸,冷气也开得前赴后继,夏末在斑驳一片的车窗外还是那么熙熙攘攘。

一周前GR有一次大雨。FB上有个从前一同上课的人说,这一场罕见的大雨过后秋天就要来了。在那之后着实也低温了几天,下楼倒个垃圾被冻得打哆嗦。可眼见气温倏忽一下又欢腾地奔上来,我还是想愉悦地自我安慰一下——夏天还没有走,烈日高照。

几日来和太多的故人重逢,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有些开心他们抓住夏天的尾巴来敲我的门,也很惊讶他们还愿意与我再续前缘;可是秋天马上就要来了,我又会在这个离别季失去些什么?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也许我成功失意,慢慢的老去;能不能,让我留...

文/志志生


过了这么久,关于那次的前后,小古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仿佛脱口就能讲一个故事。

后来听老古说,他在手术室外等了很久,期间甚至去吃了一个饭,回来后灯还是亮着。

只是小古,随着那一剂麻药,便沉沉昏睡过去,没有了一点知觉。

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麻醉已经有些过去了,她睁开眼睛,有些吃力,老古正在眼前,像所有电视里放的一样,他紧紧握住小古的右手,不停地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很奇怪,这些一点也不矫情。

小古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甚至忘记自己是在医院,她本能地说了句“痛”便又昏睡过去,等到她再次被痛醒的时候,老古坐在身边,正对着她的伤口哈气,满脸皱纹,瞬间老了十岁。

这个也一点不夸...

第三十八缕划痕·清水

文/秋医荷

小雨轻轻,冲散城外萤火。满城空旷。只身一人,荒年竹叶声。

半夜,起身去赴一山约。松鼠毛发,小声在风中说话,尖细。蚱蜢睡不着,结伴乱跑。它们的小脚,粘满花粉和湿润空气的味道。

土壤,一生向自己走路。吃进果实,吹出一个个树木形状的气球,在昆虫眼睛里日益饱满。土壤的呼吸,是年轮形状。一圈一圈,像雨水,记在气球心里。

一只只花灯笼,茎脉清亮,喊着我的眼睛,说:真好看。
我的眼睛,是一碗碗水做的牛脚。野牛,跑进森林就再也找不到了。

我的头发,是绿知了,长长的,挂在天空。你听,它们在风里飘,发自己的烧,晚上烤一条水彩面包,烤出路上花纹的香味,糖月亮呆呆看着,不知不觉有些模糊。你听,糖月亮趴在花水晶做的...

尊重

作者 :  佳薇♥八一

先说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我不是一个时刻捧着手机摁亮查看的人 以前同学找我有事 我总回复很慢 甚至搁置不了了之 也没收到过什么抱怨 所以一直肆无忌惮的 直到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因为这件事十分严重的跟我撂了挑子 撒泼打滚哭的向我吐槽了这些年对我不回微信的不快:临时起意出去玩找不到你 等回了消息的时候时间太晚;情绪不好想找个人发泄你又不理 等到回复的时候都哭够了 或是随便找了别人隔靴搔痒;想你了只想问问你在做什么最近好么 隔多少天了回...

蝴蝶边界

文/深空·游牧族 & 秋医荷

我已经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


梦,是一个倾斜的瓶子。我坐在瓶口,向底部望。

我知道,人们在井底。没有悬念地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月亮,封印着一个个瓶子。


诗人,有很多瓶子。一个瓶子,居住着温暖。另一个,吹来吹去吹深的白冷。还有,空的。


如果你遇见了诗人,不要怪罪他。如果你不幸,遇见了诗人。请提前假设:花做的瓶子,多容易破碎。

如果你遇到了诗人,要抱一抱他,他的心里有许多只绵羊,他的外面是许多逞强。你也要抱一抱他,把美丽的伤感装进名字为“你”的瓶子——传递给后...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 熠熠生辉

作者 :  卢思浩Kevin

我的小时候可以浓缩成一个逗逼的成长史。比如我常对着电风扇说话为了听颤音,然后毫无意外地感冒;比如那时的我觉得下雨不打伞是一件非常酷炫的事,然后毫无意外地发烧;比如放学途中我最爱和同桌把石块当成足球踢,然后毫无意外地踢碎玻璃。

....对不起就是这么炫酷。


不幸的是,那时候逗逼还不流行,太逗逼很容易被当成傻逼。

幸运的是,和我一起逗逼的人还有我的同桌,这样傻逼路上我还能有个伴。


那时我们深受灌篮高手的影响,立志要成为篮球运动员。

某天放学后,我们俩在黑板上写:“樱木花道最牛逼!”

....然...

换你一份舍得

作者 :  徐温婕

(一)

当我还沉浸在爱情里的时候,有一次给学生代课,她们翻看我以前的照片问我:老师你为什么要留齐刘海?没有刘海比较好看呢!

我很厌恶齐刘海,觉得它不匹配我的年龄和性格。我笑着跟她们说:因为我先生喜欢。

孩子们都只有十六七岁大小,瞬间很严肃地围着我教训道:老师,爱情里女人要做自己!

我很真诚地看着她们,那一刻我的眼神里一定佛光普照;我听见耳边梵音悠扬,我神圣地盘坐在白莲花上,穿越了红尘和沧桑,又轮回到今生普渡红尘,对莲花座下跪拜的善男信女们指点迷津道:最好的爱情,不过投其所好。

众生醍醐灌顶,圣歌嘹亮,我佛牛逼……

……...


史铁生经典散文:复杂的必要

一个你所深爱的人,一个饱经艰难的人,一个无比丰富的心魂……就这么轻易地删简为零了?这感觉让人沮丧至极,仿佛是说,生命的每一步原都是可以这样删除的。


复杂的必要

文/史铁生

母亲去世十年后的那个清明节,我和父亲和妹妹去寻过她的坟。

母亲去得突然,且在中年。那时我坐在轮椅上正惶然不知要向哪儿去,妹妹还在读小学。父亲独自送母亲下了葬。巨大的灾难让我们在十年中都不敢提起她,甚至把墙上她的照片也收起来,总看着她和总让她看着我们,都受不了。才知道越大的悲痛越是无言:没有一句关于她的话是恰当的,没有一个关于她的字不是恐怖的。

十年过去,悲痛才似轻了些,我们同时说起了要去看看母亲的坟。三个人也便...

不问也好

文/志志生

我从来没有问过老大,为什么她不会生小孩。

读初一,一天傍晚,我来大姨妈。

后来,阿姨来我家,我发现他也有大姨妈。

但是很久以来,老大一直没有,我有些疑惑,但是我没有问她。

有一次老大老三吵架,老大悻悻地往小屋子里拿了一瓶药水,径直冲到了房间。

门反锁。

这一连串动作,我像个傻子一样在一旁站着,等到关门的巨大响声发出之后,我才像被人解了穴道一般,冲上楼。

说实话,觉得有点矫情,这一幕好像只有电视里才出现过。

我叫她开门,不停地叫她,以各种称呼,伴随着剧烈的敲门声。

毫无动静。

我看到门上有个窗,从楼下拿来凳子,将外衣脱掉,便试图从那个小窗口爬进去,至少探头望望里...

暮色

文/闫清

在夜晚昏黄的灯下望你

没有对话

也不曾视线交集

在寂静的夜里

蒙罩着的灯下

触及你注视前方

平静的忧伤

空气里赫然有香气

是你清晰地身影

是这暮色

沉迷

遥遥地望着

更觉默契


有没有人让你想起来暖暖

窗外喧哗常在 这是夏季的夜晚。有人在开Party 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是在美国少见的人气。公园里人们嬉戏着打球 传来一阵阵的此起彼伏的声音 那些是让人可以遐想的温暖。兴许是寂寞久了 喜欢些许喧闹的第三世界。只是我知道 这些诸如公园玩闹的声音和咖啡馆慢摇的音乐 都与我无关。但是心里却因为这些声音 变得充满安全感 有一瞬间 会错意的认为 这世界好美 好温暖……

记忆中得杭州 就会让我有这种味道 淡然与平静 收获一份美好 甚至会觉得 ...

题未定

雨能够敲开人们的心扉——这的确是可以理解的。

     静静地站在避雨的屋檐下,即使不言不语,只是在等雨停。也许会觉得稍微无聊,但反过来想想,世间有这么一些人正和自己干着同样的事,心里也就变得暖暖的了。似乎也在这一刻找到了归属感。

     没等多长时间,屋檐下已聚起了好几波人,有老人,有情侣,也有学生。突然其中一个高个子学生冲出屋檐在雨中奔跑。没过几秒,另外一些人也跟着冲了出去。我在想这么大的雨出去肯定淋透,但身体不知不觉就也跟在队伍里了。...


【互动一下】最近大家在读什么书?

黛安

作者:象牙塔之梦

尽管面相稚嫩,举止也调皮,黛安从小到大都很理智。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能准确判断自己的位置,所以在各种情况下——不论是关于学业还是人际关系——都应对得体。刚上大学时,她和其他同学一样,逃课,聚会,参加各种社团,为考试发愁,也谈过男朋友。第一个学期一切都新鲜,第二个学期就少了狂热。这也在她意料之中。她不时有些新的爱好或者体验。但与别人不同,她从不花过多的精力。她对这些爱好和体验,就像对她的鞋子一样,穿上时慎重选择,必要时也可以换一双。唯有学业不敢马虎。从大二开始,她就有计划地多选了一些课,如今甚至可以提前毕业。她想留余地,免得大四上课找工作两头忙。如今是大三的夏天,她成绩优秀,...

二十岁出头的你,是不是急着想要更多

文/沈善书

前几天晚上,和朋友阿勇坐在马路边一起吃烧烤。他说,我他妈不就是想早一点成功,有自己的一辆车,有十几万做点小生意,然后和其他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时有面子吗。将来等生意做起来了,再找个女人结婚。

他原本打算继续和我说,但停顿了几秒后,便拿起一瓶啤酒大口大口的直接喝,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他有很多欲说还休的话,都咽进肚子里。

听完他说的这些,我没有立马回答,也拿起酒瓶大口喝酒。当时我在心里想着,他十九岁,我二十出头,可是我们为什么都那么急不可耐的想要获得一切?本来二十出头正是奋斗的年纪,无法与别人三十岁、四十岁的人生相比。

有些人拼搏了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才能得到如今的收获,而我们...

《雨巷》--- 戴望舒

《雨巷》 

作者: 戴望舒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行着 
寒漠、凄清,又惆怅 
  
她默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

遇见。

上次送了点东西给黑豆,一个帽子和一本书。有点寒碜,但是我实在没钱买那些高大上的东西,但是这两样对于我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只是不知道黑豆会不会感受到我的心意。

过了几天,黑豆发我一张照片,上面是他带着帽子的样子,我第一感觉便是,这个人怎么这样黑,太没心机了,现在谁发照片不磨个皮,我也会的。他问我怎么样,我敷衍了事,他又问我,为什么我带着这么好看,我偷偷地笑了,他不知道么,我磨皮了啊。自然,我不能戳破,不然怕会伤了他的心灵。

网上都说,大家都患上了懒癌,我也是,手机丢了好几天,也没有主动找过谁,大多都是那几个群里的消息,看见了便回复,不看见权当做死了。黑豆说,他觉得那本书挺好看的。我一看,消息...

《你说 后来》吴婷

你说帘外海棠.锦屏鸳鸯.后来庭院春深.咫尺画堂. 
你说笛声如诉.费尽思量.后来茶烟尚绿.人影茫茫. 
你说可人如玉.与子偕臧.后来长亭远望.夜色微凉. 
你说霞染天光.陌上花开与谁享.后来烟笼柳暗.湖心水动影无双. 
你说彼岸灯火.心之所向.后来渔舟晚唱.烟雨彷徨. 
你说水静莲香.惠风和畅.后来云遮薄月.清露如霜. 
你说幽窗棋罢.再吐衷肠.后来风卷孤松.雾漫山冈. 
你说红袖佯嗔.秋波流转思张敞.后来黛眉长敛.春色飘零别阮郎. 
你说暗香浮动.刹那光芒.后来玉殒琼碎.疏影横窗. 
你说良辰美景.乘兴独往.后来红尘紫陌...

还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就永远都不迟

作者 :  杜崧炫 Vianne

       毕业前知道的最震惊的一个消息,是某个学霸学弟退学了。据说是一直不喜欢大学的专业。大吵过几次之后,家人拗不过他,只能让他退学。幸好家里家境不错,学弟的英语成绩也挺好,于是决定重新申请国外的学校。
       学弟比我小一届,曾与我一起共事过,非常靠谱的一个人。退学风波之后,他跑来问我:“学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傻啊?”,毕竟在一般人的眼里,离毕业还有一年,就随随便便放弃了国内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

文/老显

    最近有人在我身上贴了类似上进、用功、努力的有志青年标签,还有人赞我有独特想法,其实我只是存在“宁愿倒在忧患下,也不想葬在安乐中”的心态,所以多多做事。忧患意识不少,每天常有屁窝在肠里,觉得憋屈就放出来了,明眼人都知所谓的想法是我太多的口水,咽下去又太撑,所以没地儿放就只好一吐为快。

    不过一直以来最多也只是吐口水,还没到吐苦胆汁或呕胃里酸水的境界,所以所述言论或心语皆不会对周围环境和这个社会造成污染,告诫自己不要随便扔垃圾。自己扮演群众垃圾桶这个角色那么长时间了,身上即使有垃圾也学会能就...

灵感不是每天都有的

作者:象牙塔之梦

黛安朦胧醒来,习惯性地摸向床头的台灯。两次伸手没碰到,她完全睁开眼睛,这才不无惊奇地发现,不仅台灯,整个房间都变了样。天花板比她熟悉的那个要高,墙壁是另一种颜色。透过淡黄色的窗帘,清晨的微光洒在窗下那张灰蓝色的贵妃椅上。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宿舍,而是在孟教授的卧室;她记起了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每一件都不可思议:他们的午餐、电影、在这间卧室的一幕,以及此后的亲密。仿佛爱丽丝的漫游,黛安想,孟教授书架上也有这本书。从下午到晚上,又到此刻,她一直呆在他家里。她在教授的床上,在他床上过了一夜!

她小心地转过头,想看看情人睡着的模样。但床的另一侧是空的。孟教授不知所踪。这件事给她的惊讶...

浮城

这片城市, 从大陆的东南角断裂开来,
漂浮在太平洋独一无二的宽广海面上。
我眼见那坍下去的河床,被撕裂的山脊,
以及大桥那头一望无际的空旷。
鸥鸟潜伏在黑暗四处,只等被孤立的漂民们露出恐慌。
浓雾掩藏在它们身后,试图朦胧这座浮城,
即将成为一块血一样的战场。
姑娘啊,那落下的泪,可是你的心殇?
你的恋人,可是在那对岸无助地惊惶?
她掩面泪流,声音里带着厚厚一层绝望。


于是我又想起了你,想起了你的存在,犹如梦一样。
我祈求你能够留下,高歌着低语着颂扬着哭泣着请你留下;
而你却像那抛弃了这座城市的大陆那样,
挥一挥衣摆的背影,泰然安详。
然后是海鸥的尖叫,带着不再耀目的喜光。
我跪在地上,试图抓回...

从南京南到苏州北

文/左岸

       因为喜欢一个人喜欢上一首歌,那些日子里总是单曲循环,百听不厌。

       陈奕迅的那首《稳稳的幸福》是姑娘的手机铃声,喜欢那样的低沉的曲调,喜欢那样安静的姑娘。

       那一天,在持续一个星期的阴雨后,终于放晴。虽说有些阴凉的风,好歹有暖暖的阳光。也许,我将在余后的岁月牢牢地记住,烙进记忆的深渊。。...


残语

作者:云尚雨落


七月空气中每个分子,热的都不能靠近,站在密不透风的人群中,开始焦急流淌额头上的汗水。又是周末,像极了等待远方故人光顾的欢喜,仿佛又是日复一日看不到加薪升职的工作,迎来蠢蠢欲动的希望。懒散的同事和不解人间疾苦的上司,已然被忘却在工作日。

然后为自己献上不太娴熟菜肴。游走在菜市场,闻着新鲜蔬菜和鱼虾腥臭融合的气味,那么的刺鼻,又是那么的心旷神怡。自已再不是那个每日西装革履穿梭于CBD的职场人士,社会尔虞我诈,商场如战场的风云变幻,职场步步惊心和如履薄冰,终于在下班的那一刻,被关在狭窄而拥挤的办公室里,这一刻,自己还是那个最爱的俗人,一个对美食和休息毫无抵抗的俗人...

时光渐老,只愿无悔

文/文古末

[图片]

有一些东西,不是因为习惯就变成了现实,只是因为我们习以为常才踏上了结局。我们曾拥有的理性,慢慢的与我们心中的感性碰撞,在一个又一个的路口,在一次又一次的转身之中,愈演愈烈,最后,不管是理性战胜了感性,还是理性屈服于感性,那结局似乎都不在我们的预料之中,结果并不能是我们最初的期盼。我们一直拒绝摆在眼前的结局,我们总是在结果的胞衣上添加自我的好感。

时光匆匆,我们在行走中,在徘徊里,慢慢的遗失了最初的念想,悄悄的沾上了莫名的贪图,渐渐地习惯了随遇而安,我们徘徊,我们猜想,我们放弃,时而狂妄,时而自卑,以至于我们愈走愈远,愈走愈矛盾,愈走愈迷离,愈走愈远离了方向。

在老了不能再老的...

在某段时间相濡以沫

文/老显

    一直都知道你是谁,但也一直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谁。

    你也许知道我是谁,却一直不说想知道我究竟是谁。

    现在好了,两个原本处于平行线的陌生人,在日渐熟悉的交集道路上共同前进不久,又回到各自的线路,好像彼此回归平行。

    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认识了你,陌生的彼此,最开始仅是简单的招呼。

    当招呼变得稀松平常,你我之间两言三语的日子多了,渐渐的,彼此开始掏心...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