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生命的源头 亚特伍德

然而有一天,却有一些细微的骚动出现在本该一片沉寂的海面上。是一个细胞,一颗生命的种子,这让当时日复一日重复环境运动和四季变幻的地球,总算出现了一些新的生机。虽然它还很小、很脆弱,无法对环境产生一些比较明显的影响。但在漫长的时间里,它不断地分裂、繁殖,一部分长出根茎、枝叶,变成了植物,安静地呼吸着;而另一些则长出了腿、触角、尾巴之类的器官,在只有浅绿色的、结构简单的最初级植物的海洋中游荡。直到有一天,海洋已经被植物充塞,于是一些植物被迫向陆地扎根。一开始一切都很艰难,可一旦它们习惯了干燥和稀薄的空气,就变得比在海洋中漂浮更加健康茁壮。而那些初等的动物也不再将好奇心局限在海洋里,它们进化出了可以爬...

人生 刘慈欣

母亲:“我的孩儿,你听得见吗?”

胎儿:“我在哪里?!”

母亲:“啊孩儿,你听见了?!我是你妈妈啊!”

胎儿:“妈妈!我真是在你的肚子里吗?我周围都是水……”

母亲:“孩儿,那是羊水。”

胎儿:“我还听到一个声音,咚咚的,像好远的地方在打雷。”

母亲:“那是妈妈的心跳声……孩儿,你是在妈妈的肚子里呢!”

胎儿:“这地方真好,我要一直呆在这里。”

母亲:“那怎么行?孩儿,妈要把你生出来!”

胎儿:“我不要生出去,不要生出去!我怕外面!”

母亲:“哦,好,好孩子,咱们以后再谈这个吧。”

胎儿:“妈,我肚子上的这条带子是干什么的?”

母亲:“那是脐带,在妈的肚子里时你靠它活着...

嗨,这不挺正常的么

文/越清枝


这两天看到一人新闻觉得蛮搞笑的,丽水一小三当街遭原配暴打,站起来后美貌惊呆众人。于是有很多网友感叹,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还要当小三。毕竟长得漂亮的人可以多一些博得他人同情的资本。

好像长得漂亮就该是个规规矩矩的好人,不会逾越道德的边界。娱乐圈出轨的大旗顠了又飘,早些的凌潇肃出轨,文章出轨,后来陈赫出轨,林丹出轨,何洁老公出轨,诸如此类出轨之人出轨之事。这些人的老婆不美吗,小三不美吗。

名妓之所以成为名妓,往往需要才貌双绝,缺一不可。虽然,在古时,女人社会地位低下,成为妓女往往是一种生存手段,更何况,妓女很多都只是卖艺不卖身的。而沦为妓女之后,也意味着这个女人有着道德伦理上的...

火车六年不到站 魏岚

我到武警医院看望哥哥时,意外遇到两个老乡。他们是兄弟俩,弟弟因为车祸住进医院。

“你弟弟住院多久了?”

“6年。”

“6年?”我震惊。

他弟弟能说能笑,只是走不了路,记忆力很差。他记不起任何人,除了他哥哥。

半夜,我听到弟弟说:“哥,什么时候下车,别忘了喊我起来。”

“知道了。”

这样的对话,一晚上至少有5次。第二天,我问起这事,他告诉我,弟弟是在6年前春节回家时被车撞的,出事时,刚下火车,所以醒来后,一直以为自己还在火车上。

他总是趁弟弟睡着的时候,默默地踱到外面抽会儿烟。他从25岁到现在,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耗在了这个医院。

这天,弟弟吃了药,睡得很沉。他找到我,说:“你...

皱起眉头的男人 张小娴

你曾经为多少人多少事皱过眉头?

我从来没有。只怕眉头皱得多,形成了皱纹,即使用上两千元一瓶的去皱膏也无法力挽狂澜。

但我希望有一个时常为我皱眉头的男人。

他因为我这个人太麻烦、太蛮横、太任性、太不讲理,又莫奈我何而时常皱眉。终于不单眉头出现两条弯弯的小皱纹,连额头都开始有皱纹了。

当他为皱纹苦恼,我告诉他,他的皱纹比别的男人好看。然后请他继续为我皱眉头。

因为关心和爱,我们才会忘记会有皱纹啊!

而且,经历风霜的男人最好看。

几条皱纹,散乱的白发,证实他为理想和事业付出过。

忙于奋斗的男人,哪有时间兼顾外表?


你不能把每一本书当成人生之书

文/越清枝


机缘巧合,参加一次简单的会议,得来两本书,一本是安妮宝贝,不,庆山的《月童度河》。

用下班的碎片时间看完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安妮宝贝的书也已经很久没看了。之前看的一本是《莲花》。相比庆山,留在记忆中的还是安妮宝贝。顺带看了网上的评论,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对于这本书有这么多负面评论。

苛责她学历不高不适合谈禅性,人到中书依然没有进步以及她的私生活之流。一般懂禅性的人也不会谈吐如此粗俗,妄加指责。

的确,在我看的为数不多的安妮宝贝的书中,几年前看确实比现在来看有更好的体验。年少,缺乏人生阅历,伤春悲秋,喜欢沉郁浮华的文字。人的心境、知识、经历都会改变,一个年龄有一个年龄段适合...

美与同情 丰子恺

有一个儿童,他走进我的房间里,便给我整理东西。他看见我的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给我翻转来。看见我的茶杯放在茶壶的环子后面,给我移到口子前面来。看见我床底下的鞋子一顺一倒,给我掉转来。看见我壁上的立幅的绳子拖出在前面,搬了凳子,给我藏到后面去。我谢他:“哥儿,你这样勤勉地给我收拾!”

他回答我说:“不是,因为我看了那种样子,心情很不安适。”是的,他曾说:“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看它何等气闷!”“茶杯躲在它母亲的背后,教它怎样吃奶奶?”“鞋子一顺一倒,教它们怎样谈话?”“立幅的辫子拖在前面,象一个鸦片鬼。”我实在钦佩这哥儿的同情心的丰富。从此我也着实留意于东西的位置,体谅东西的安适了。它们的位置...

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几年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林怀柔跑到玉米地里去,他推着摩托车,我提着十八块钱一捆的麦香啤酒和七块五一包的火腿肠,穿过玉米地是一个刚挖的水库,月色之下泛着白光,我们压倒一小片玉米躺在上面,喝酒。


我的牙齿不好,啤酒都是林怀柔用牙齿开的。他右手拿着啤酒瓶子,把瓶盖放到牙齿的左边,这样显得面部表情有些狰狞,然后猛地一用力,啤酒起泡的声音悉数钻进我的耳朵里,除此之外,还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我躺在铺成一片的玉米秆上,举起一只手,把林怀柔递过来的啤酒接过来。


我问他,你跟秀秀怎么样了。


他说,就处着呗。...


洗碗工招聘指南 作者/康夫

曾经与几个熟悉餐饮业的朋友聊天,听说了许多妙趣横生的事。
 
有一位宋老板,是开连锁餐饮店的,主要经营写字楼快餐。快餐生意虽然看起来稳赚,实际上因为门槛不高,所以竞争相当激烈,想要出人一头,除了用料、卫生、口味以外,如何提高翻台率也是制胜法宝。宋老板开店时间不长,但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主要就是因为在翻台率上高人一筹。
 
“你知道,快餐店门面小,一来买不起大功率的洗碗机,二来洗碗机洗一次的时间太长,根本适应不了翻台速度。如果大量采购餐具,又得找地方囤放,所以大家都是雇洗碗小工来洗。但是要找到勤奋努力手脚快的小工,也不容易。”
 
宋老板窝在度假酒店的海滩躺椅上,和李老板一人抱...

开到荼蘼

文/越清枝


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印象深刻,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个被生活折磨得体无肤依旧努力向上的美丽女性,即便是碰到种种不堪的境遇仍然乐观坚强地向上攀援,只是命运最终还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她的生活也许真的出现转机、有所改变的时候,她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生命。


尤其记得那句台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那时候并不知晓这句话的出处,看太宰治的书出是去年的事。日本的文学充满一种颓唐悲哀的美。日本人似乎也很推崇这种破碎之美。相比较而言,日本文学的一大特色便是私小说的盛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三岛由纪夫的《假面的告白》,都以意识流的写法,进...

我是个窃贼 阿.康帕尼尔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窃,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了他的话。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给他斟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

我就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厢,车厢里除我而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像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

青白蛇爱情故事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柳宗元《捕蛇者说》中提到的永州异蛇,毒性猛烈,令人闻风丧胆。

但在许仙眼中,毒蛇入药,君臣佐使,可去死肌,杀三虫,能和阎王作对。


许家三代行医,许仙成为保和堂第三代主人。

许仙痴迷医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杭州一大半的人都知道许仙医道通神,能起死回生。

许仙捕蛇入药,已经有一段日子,配成新的方子,救人无数。


然而,或许是世代行医,救人太多而开罪了地府。许仙自年幼时候,就身患痼疾,时常咳血,寻遍药方,却始终不能根治。

父亲心中有数,许仙的身子活不过三十岁,只能下虎狼药抵御病痛,其中不乏砒霜等猛药,是十足的饮鸩止渴...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

玫瑰往事 林清玄

11岁的时候,他喜欢上教他国文的女老师,老师25岁,有一对黑眼珠和深深的酒窝。

那时他的父亲种了一亩玫瑰,他每天偷剪一朵父亲的玫瑰,起得绝早,在暝色中将玫瑰放在老师讲台的抽屉,然后回家睡觉,再假装没事人一样到学校上课。

老师对每天的一朵玫瑰调查了好几次,但从来不知道是谁放的。他也不敢承认,只要看到老师每天拿起玫瑰时那带着酒窝的微笑,他就一天都很快乐,甚至唱着小调回家。他在老师抽屉放玫瑰花足足放了两年,直到他从乡下的小学毕业。

20年后,他的老师还在乡下教书,有一回在街上遇到,老师的头发白了,酒窝还在,他很想说出20年前那一段属于玫瑰的往事,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让玫瑰有它自己的生命吧!那...

暗恋,也是一种成长

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不敢扭头看她。我怕一看她,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那样我可能会糊里糊涂把地理老师喊成数学老师。可是司马烟喜欢的人不是我,她喜欢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

司马烟迷恋的,是数学老师英俊的外貌和非凡的气质。那个夏天,他调到我们学校,被分到我们班后,司马烟就开始痴迷于高深的数学定理,对我写的诗歌不屑一顾。

此前我把写诗看成是无上光荣的事,可是那以后我就封笔了。写诗,按照司马烟的说法就是,没出息。

司马烟开始逃语文课了。她说,宋子则,我的语文就交给你了,落下的你给我补。我听了马上高兴了一阵子,但回头一想,司马烟逃课干吗去了呢?知道真相后,我伏案...

杜月笙的十句话

01. 对你吹拍的人,最可能背叛你。伤你最深的人,一定是你最爱的人。

02. 爱骂人的人,内心都很恐惧。长角的动物都不是食肉动物。一群人中最安静的人往往最有实力。“动如火掠,不动如山”。

03. 不要怕被别人利用,人家利用你说明你还有用。

04. 做人有三碗面最难吃: 人面 ,场面 ,情面。

05. 上等人;本事大,脾气小。中等人;本事大,脾气大。下等人;本事小,脾气大。

06. 看穿但不说穿。只要心里有数就好了,没必要说出来。

07. 快乐最重要,何人、何物、何事使你快乐,你就同他...

别说你的生活不容易

谁也不会比谁过得更容易,

我们其实也不必装成过得很好。

——国馆君按


我们大概都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是不是只有我过得不好?


朋友圈里世界各地的旅行照片,和名人的合影,夜半的美食……每个人分享着他们的热情、快乐、新鲜体验,同时也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阴影——它时刻提醒着你缺少什么。


但也有人说,谁也不会过得比谁容易,看起来比你幸运得多的人,未必过得有你快乐,说到底,谁过得容易呢?


小有小的难处,大有大的难处


《红楼梦》里王熙凤有一句名言:“虽是轰轰烈烈,但是大有大的难处,说给人也未必信。”


贾府表面上轰轰烈烈,建大观园,极尽奢华,一顿螃蟹宴就可以用去庄稼人一年...

给你们看一封矛盾的旧情书

文/老显


你知道吗,天边那颗星,其实就是你,可惜旁边有条银河,我就在你隔壁,呆呆的想着你,日日思君不见君。


你知道吗,我像极了地上的一粒尘埃,多想飞进你的鼻孔里窜入到你的肺里再永驻你心,却怕自己的卑微污染了你。


你知道吗,我多想变成你看到这纸上的字体,这样你就可以大方的看着我,我也不用害羞的看着你。


那个时候我还懵懂,初入社会还留有学生时的青春气息,而今二十出头的年龄,却变成了老张老李的模样,不同的是,人家老张老李有正儿八经的老伴,再不济还可以遛鸟遛狗,而我把空气当成了女友。


是空气,不是氧气。


自然也不需要遛鸟遛狗了,我没有那么寂寞。...


谈婚论嫁面前,我们为什么难以选择水到渠成?

文/老显


想起Bowie的留言消息还没回复,于是闲来无事便翻出手机回看,利用五分钟的时间整理下思路,坐在电脑桌前,花半个小时码字回复她。


她的留言如下:


不知道为啥,就是很喜欢这种青春期的两小无猜,再到最后修成正果的剧情。


这是我最向往的爱情,可惜没有早恋过的我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很清楚地知道这些电视剧人物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他们的时光都是美化过的,有那么一点真实却也有那么一点戏剧化。


但这并不妨碍它感染我,一个好故事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它给了你勇气和力量,去把你看到的虚构,变成你做得到的真实。


的确,在爸妈眼里我已...

错爱就是这么纷纷扰扰(下)|老显解忧

 文/老显


@诚如:

我还很想他。

可我能怎么样。


放不下就就在心里吧,希望能用一年两年或更长的时间能把他忘了。虽然他是背叛者,但我还是舍不得,因为心里会难受,可总是不由自主。


@老显:

其实你对他的想念是对这份已经逝去的感情的留恋,也是对无法挽回的现状的回避。逃避着去面对去解决这样一个困境。时间当然是解药,但是仅仅是依赖于时间是不利于你自身的发展的。想他,很正常,这是后遗症,如果你想变得更好,更好的处理爱情中的问题,还是希望你能走出来~


@诚如:

老显,什么是好的爱情啊?


@老显:

好的爱情要看你往哪方面理解,其实每个人对好的爱情理解和定位都...

秘密花园(二)

(再来贴个文。感觉羞羞哒。)
 《九重宫阙》

清枝

 
看着斯年的脸在我的眼前越来越大,想起了泾河边的那一瞬间,脸红耳热,地转天旋。 
回去后心惊肉跳,不可思议,却又有些意犹未尽。那种唇齿相依的感觉,快想不起来。
又一次,你的双唇又覆在我的唇,你的火热融化我的冰冷。你颤抖着长长的睫毛,我却闭起眼睛哭了起来。
就是这个契机,要将这么多年的孤独,无奈倾尽。
斯年捧起我的脸,问:“慕兰怎么哭了,我欺负你了?”
我说:“你很好,我只是觉得太难受了太压抑了……那种积压在心中说不出来咽不下去的感觉,真是……毫无头绪……”
“慢慢哭,哭出来就好了。”斯年搂着我的肩陪我坐着。
这算什么安慰?也...

时间博物馆

     作者——柯诺

  你的青春年少里有没有过这样的无邪呢?简单、纯粹、率性。曾经以为永远不会变的,随着年岁的增长,改变却早已在无形之中。但我们并没有抛弃当时那个天真的自己,而是将之储存为了一种回忆。有时,生活不可太过急躁,偶尔停下来,翻看一下青涩的过去,或者在马不停蹄地节奏中暂时一憩,换个节拍,也许能够温暖到正觉疲惫的自己。

       时间的车辙一圈一圈的碾轧过去,留下的痕迹,若隐若现,望着它、靠近它。在它的面前,我才发现,原来点点滴滴汇聚在...

一个月姑娘

为什么更名一个月姑娘呢?

实在是觉得自己很适合这个称呼,因为不管是我喜欢的男生还是喜欢我的男生,不管追求之前多疯狂,说得自己多认真,多么愿意为我付出。但是只要和我交往了,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跟所有俗套的爱情一样,男生在追到我之前都是各种献殷勤,各种温暖暖的。但是只要交往了,真的,不是我骗你们。只要过了一个月的那个期限,那怕是昨天还甜蜜和各种念想,马上就开启失踪状态。

一开始我很埋怨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不靠谱的男孩子。

直到这次,遇到一个大我四岁的哥哥。我想我渐渐的明白了一点点。

这个哥哥是我去旅行的时候认识,爬山。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不是很熟识,山路崎岖难走,大坑小坑,大坡小坡,高...

艾明雅:万一过不上想要的生活怎么办?

作者:艾明雅

来源:艾明雅新书《嘿,三十岁》


有人说,新的一年、新的自己那样的话是骗人的,其实不会有什么不同。一年又一年过去,究竟怎样过此生,才更有意义?冯友兰先生写:“一只狗闯进一个教堂,它既不会明白里面这群人在做什么,也不会明白这祷告有什么意义。是因为它既不懂,也不了解。”


很长一段时间,我靠着这段话,来抵御内心对现实生活的迷茫感。从此不再纠结手边这事情有什么意义,管它是什么,先做了再说。去参与吧,去经历吧,失恋失业失婚失业,人生路上走一遭,路见不平吼一声,尝过了,才知道什么味道。不然,永远都会是教堂里那只不懂上帝思想的狗。

以前听得老人总爱说一...

走原来的路到不了新的地方


文 | 橙栗(曾用笔名:李白的月)


2015年的最后一天,朋友圈充满了年终总结和新年展望,就像是约定俗成的一次全民汇报。有人总结减肥失败计划东山再起,有人总结脱单失败计划不再做单身狗,有人总结工作打酱油计划升职加薪,有人总结囤书百本未看一本计划看完所有库存,有人总结……


当然有总结成功的,好比秋叶老师的2015,行程满满成绩斐然,我们都想成为自我约束力很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成就自我的道路并不容易,有人在路上坚持,无谓周围的声音;有人在路旁观望,看着别人演绎精彩;也有人隔得远远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想过什么样的人生取决于自己,人生这个词或许范围太大,毕竟我们尚年...

文/柯诺

空旷的舞池里有来自悬崖的歌手

他的声音在脱离他的一瞬间破碎

像破碎的玻璃带着脚铃的清脆

整个夏空俯身于一只白得刺眼的鸟

我在这样的景象中不禁呼吸急促

曾经有过许多难以忘怀的日子

像通天的石塔被无形的手推倒

尽管那孤独的悬崖令人疑虑

我们依然被内心真实的激情驱使

这是烈火中开起的庄严火焰

与一个灵魂的无辜毁灭契合为一

我不能想象身心支离的伊甸园

在荒野废弃永远隐匿

还有遍地的花朵

不再以任何形式出现

也许有一天人们真的能够看到

那梦想者一人孤单地停留在空中


有些人不会再见

想起唯一的一本纪念册,是初中时代毕业时留下的。

前两年每次回家整理房间时都会看到那本纪念册躺在抽屉底下,然后会随手翻阅。

想起,在快要毕业的时候它在班里从一个同学的手里传到另一个同学的手里。

里面写满了祝福鼓励和赞美的句子,有真诚细腻的写法,也有敷衍潦草的写法,

但每次回传到自己手里时总是要认真的看完。也许那个时候,这样的方式是离别季最象征性的表达吧。

很多女生写下了感性偏多的句子,比如“勿忘我,”要么“越青春越可爱”,

仿佛可爱都是被写成出来的一样,青春也可以被停留一样,字字动人。

看着纪念册上留言,每一种字体都让我好奇。或许是因为平时沉默寡言的同学在本子上却可以留下那么多豪言...

人活得糊涂一点挺好,我不太想去知道别人背后是怎么评价我的,人们内心的真实想法总会毫不留情的戳伤你,不要意外,这很正常,不是因为你不好,只是大多数人都会在背后放大你的缺点。最理想的是,见面都哈哈哈,转身便互不相干,我们自欺欺人的做着自己,从不为不重要的人改变。

曾是白马少年时(作者:潘云贵)

摘自新书《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


天冷时,总觉得时间变得慢了。重庆的银杏树开始换上锦衣,金灿灿的,奢华至极,但这美丽并不被时间怜惜。秋风一起,银杏树便一天瘦过一天,最后只剩得光秃秃的枝桠在这凉薄时节里仿佛祖父母的手臂在晃动。

夜里有时也下雨,淅淅沥沥的,敲得屋顶和门窗沙沙沙地响,但显然没有夏日的声势庞大,只是像昆虫在振动着自己的翅膀。

这样渺小、轻柔、不易被熟睡中的人察觉,好像我们那些睡着的童年和逐渐沉寂的年少。

我常常一个人在夜里跑上天台,站在黑暗的高处,望着底下渐次熄灭的灯火,内心得到的往往不是孤独,而是一种安宁。有时风或雨丝刮到脸上,凉凉的,痒痒的,像沾水的蒲公英或是被濡...

不要向任何人诉苦,因为20%的人不关心,剩下的80%听到后很高兴。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