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 阅读文字
Powered by LOFTER

蝴蝶边界

文/深空·游牧族 & 秋医荷

我已经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

 

梦,是一个倾斜的瓶子。我坐在瓶口,向底部望。

我知道,人们在井底。没有悬念地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月亮,封印着一个个瓶子。

 

诗人,有很多瓶子。一个瓶子,居住着温暖。另一个,吹来吹去吹深的白冷。还有,空的。

 

如果你遇见了诗人,不要怪罪他。如果你不幸,遇见了诗人。请提前假设:花做的瓶子,多容易破碎。

如果你遇到了诗人,要抱一抱他,他的心里有许多只绵羊,他的外面是许多逞强。你也要抱一抱他,把美丽的伤感装进名字为“你”的瓶子——传递给后来的人,让受潮的眼睛得到应有的思念。

 

我,已经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

 

梦里,我是一棵明亮的树。盛开成满天国度。

花朵,飘满了城市上空。有孩子指着北方,说:风。

你听,你看,你爱,风。

一个成语。被岁月吹深的印象,是我灵魂的成语。

 

许多的国都在树上。那些落进城市的眼神,在月光里贬值。

所以很久的很久,天空看不起人世。

 

我已经,做不得那样的梦了。

绑架天气的云朵,夜晚出了车祸,重重地摔碎在风里。像竹楼上听雨的日子,曾经,从一束束莲花的直觉中,陆续醒来。

少年,是书生的模样。来的路上,衣角上扬,花枝满巷,踏响了月光。你支开寒窗,闻见树木血液的馨香,夹杂着雨水的阴凉,小虫踮脚走动,蛩音掩耳。

季节里,谁匆匆下楼,一步一步,是写满咒语的刺绣。在元夕的灯花里,逐步应验。

你指着灯笼,开始落泪。像一杯无底的雪,燃烧在煌目的烟火里。

他和她,秉烛夜游于风吹深的夏。你还在家,牵挂。

青蛙的笑声,像一群群圆弧格式的蛾子。游进了死。

 

院子旧了。草木做的家具,都还是新的。晨鸟。陆续惊眠。

金色的太阳碎了,撒在水面。像醒酒的药材。摇晃着眼睛。

院里的蝴蝶,都是些发光的日子。你舍不得下雨。舍不得,走到盛夏的凉亭里,看目光入水似鱼的叹息。

一个一个日期,系在相应的鞋带上。沿着回望的铁轨奔跑。

你看向岁月的一眼,是一口失声的井。穿过整趟弥漫水汽的天空。

 

春季,种子是大地的心跳。被鸟群,按旷野的斜率,音译。

 

你眨过的的空气,弧度那么优美。心底,盛开了多少亩花朵呢。

 

 

我已经,做不起那样的梦了。

人老了,就穷了。叮当响。

而你是否,也曾年少似我,梦见一生的铁马冰河。在屋檐滴雨的三月底,翻身,探进云朵次第的涟漪,像花朵周身转动在草原上的风,穿过整趟国境咬合的天空,听——阳光形状的铁马,踏碎水汽凝结的冰河。

也许,终有一天,那无边无际无暇的泳,只起于傍晚的枫林里,停过的车。

 

车停了,草籽刚醒。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评论 ( 1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