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时间停止是因为时针爱上了分针,再也不想分开。 就如同,我,爱上,你。爱情不在于精确的计算,不在于每一次新鲜的尝试,不在于错误和原谅,不在于盲目和崇拜,而是在于责任和承担。即便钟楼变成废墟,也要一同面对今后的时光。

【阅读文字唯一微信:timetellyou 时光说】

好好对她,别学我

时光流逝多少年

我姑姑和姑父离婚的时候我念高中。

我姑姑只有小学文凭,十几岁的时候嫁给了姑父,那个时候姑父家也在农村,两个人柴米油盐,相濡以沫,恩爱得不得了。

姑父聪明,好学,开了个油厂,后来是米面厂,赚了很多钱,在整个县城地段最好的地方买了房子。

那栋房子一住就是二十几年。虽然外面看起来很旧,但是房子里的装修并不落伍。

他们有一个女儿,漂亮伶俐又会做人,从上学开始就在班里名列前茅。

无比幸福的一个家庭。

在外人看来。在我们看来。

高一的时候,姑姑的生日,我们提着大大的蛋糕,去给姑姑过生日。

过生日那天的饭菜是姑姑自己做的,她说,饭店里的饭不好吃,而且不干净,还是自己在家做得...

百字令(港中文版)(韵 下平七阳)
词\音卿


难忘
却断肠
一别潇湘
年少自轻狂
戎马半生笛羌
而如今辛酸饱尝
怎恁伊为他人弄璋
天凉莫倚危栏又伥伥
神女既无心何必梦襄王
奈何桥边休饮孟婆汤
愿来世定不负红妆
若曾记旧时常常
角徵强配宫商
梨花遍厅堂
落尽余香
过高墙
斜阳


骤雨来袭时落阳万丈

抱着一束白花波荡在车厢里,脚边还有一个巨大的购物袋。人声鼎沸,冷气也开得前赴后继,夏末在斑驳一片的车窗外还是那么熙熙攘攘。

一周前GR有一次大雨。FB上有个从前一同上课的人说,这一场罕见的大雨过后秋天就要来了。在那之后着实也低温了几天,下楼倒个垃圾被冻得打哆嗦。可眼见气温倏忽一下又欢腾地奔上来,我还是想愉悦地自我安慰一下——夏天还没有走,烈日高照。

几日来和太多的故人重逢,让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有些开心他们抓住夏天的尾巴来敲我的门,也很惊讶他们还愿意与我再续前缘;可是秋天马上就要来了,我又会在这个离别季失去些什么?

许多人来来去去,相聚又别离。也许我成功失意,慢慢的老去;能不能,让我留...

太懂事的姑娘,大多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一)
我认识一个姑娘,她性格安静的和很多姑娘一样。 

她告诉我,要结婚的时候,先生说要送她一样礼物。 

她耐不住好奇,偷偷点开先生的购物车查看,里面躺着一条有点廉价的裙子,和一部有点昂贵的相机。 

然后她收到了裙子。 

她说她从来没有问起过作为备选项的另一份礼物,欢天喜地地穿上裙子跟先生进行了结婚登记,然后把裙子叠放进最底层的衣柜里。 

我说,看到礼物的刹那,你难道没有半分失望?你已经是他的妻子,他竟然还舍不得? 

她说,那时候,我觉得礼物代表的都是一样的情谊。对于那时候的我们,相机太奢侈,一蔬一饭才更像是生活。 

她说,后来,真正让...

文/志志生


过了这么久,关于那次的前后,小古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仿佛脱口就能讲一个故事。

后来听老古说,他在手术室外等了很久,期间甚至去吃了一个饭,回来后灯还是亮着。

只是小古,随着那一剂麻药,便沉沉昏睡过去,没有了一点知觉。

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麻醉已经有些过去了,她睁开眼睛,有些吃力,老古正在眼前,像所有电视里放的一样,他紧紧握住小古的右手,不停地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很奇怪,这些一点也不矫情。

小古看不清周围的一切,甚至忘记自己是在医院,她本能地说了句“痛”便又昏睡过去,等到她再次被痛醒的时候,老古坐在身边,正对着她的伤口哈气,满脸皱纹,瞬间老了十岁。

这个也一点不夸...

不长,就一会儿

 突然想起高三后期的时候喜欢看窗外的那边的山,山上开了一颗大概是樱花的树,在一片墨绿色中格外的显眼。自从昱昱给我指过一次之后,自己便有了向那里张望的习惯。数学题写不起了,背书背忘了,就会盯着那颗显眼的花树发呆。猜想那一棵是什么树,野樱桃?梨?但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我总是一厢情愿地默认为那是一颗樱桃树。总是在想要怎样走才能走到那里,要走多长时间?那棵树旁边的那户人家有没有养狗?女主人是不是勤劳淳朴的热情农村妇人?

但,每当这时候总会有一只大大的手,从左边绕过后背到右脸,把望向远方的眼神顺着右脸轻轻的抚下来,回归到认真的学习状态。虽然很是遗憾那美丽的幻想只能停留在花下那户人家的青瓦上。但是...

第三十八缕划痕·清水

文/秋医荷

小雨轻轻,冲散城外萤火。满城空旷。只身一人,荒年竹叶声。

半夜,起身去赴一山约。松鼠毛发,小声在风中说话,尖细。蚱蜢睡不着,结伴乱跑。它们的小脚,粘满花粉和湿润空气的味道。

土壤,一生向自己走路。吃进果实,吹出一个个树木形状的气球,在昆虫眼睛里日益饱满。土壤的呼吸,是年轮形状。一圈一圈,像雨水,记在气球心里。

一只只花灯笼,茎脉清亮,喊着我的眼睛,说:真好看。
我的眼睛,是一碗碗水做的牛脚。野牛,跑进森林就再也找不到了。

我的头发,是绿知了,长长的,挂在天空。你听,它们在风里飘,发自己的烧,晚上烤一条水彩面包,烤出路上花纹的香味,糖月亮呆呆看着,不知不觉有些模糊。你听,糖月亮趴在花水晶做的...

尊重

作者 :  佳薇♥八一

先说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我不是一个时刻捧着手机摁亮查看的人 以前同学找我有事 我总回复很慢 甚至搁置不了了之 也没收到过什么抱怨 所以一直肆无忌惮的 直到有一天我最好的朋友因为这件事十分严重的跟我撂了挑子 撒泼打滚哭的向我吐槽了这些年对我不回微信的不快:临时起意出去玩找不到你 等回了消息的时候时间太晚;情绪不好想找个人发泄你又不理 等到回复的时候都哭够了 或是随便找了别人隔靴搔痒;想你了只想问问你在做什么最近好么 隔多少天了回...

蝴蝶边界

文/深空·游牧族 & 秋医荷

我已经不会再做那样的梦了。


梦,是一个倾斜的瓶子。我坐在瓶口,向底部望。

我知道,人们在井底。没有悬念地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月亮,封印着一个个瓶子。


诗人,有很多瓶子。一个瓶子,居住着温暖。另一个,吹来吹去吹深的白冷。还有,空的。


如果你遇见了诗人,不要怪罪他。如果你不幸,遇见了诗人。请提前假设:花做的瓶子,多容易破碎。

如果你遇到了诗人,要抱一抱他,他的心里有许多只绵羊,他的外面是许多逞强。你也要抱一抱他,把美丽的伤感装进名字为“你”的瓶子——传递给后...

愿我们在彼此看不到的岁月里 熠熠生辉

作者 :  卢思浩Kevin

我的小时候可以浓缩成一个逗逼的成长史。比如我常对着电风扇说话为了听颤音,然后毫无意外地感冒;比如那时的我觉得下雨不打伞是一件非常酷炫的事,然后毫无意外地发烧;比如放学途中我最爱和同桌把石块当成足球踢,然后毫无意外地踢碎玻璃。

....对不起就是这么炫酷。


不幸的是,那时候逗逼还不流行,太逗逼很容易被当成傻逼。

幸运的是,和我一起逗逼的人还有我的同桌,这样傻逼路上我还能有个伴。


那时我们深受灌篮高手的影响,立志要成为篮球运动员。

某天放学后,我们俩在黑板上写:“樱木花道最牛逼!”

....然...

文/深空·游牧族 & 秋医荷

『蛙』
时间,在水中
吐浆果香气的泡泡

呱呱,青的背影
是季节的形状
慵散浮上湖面

“船家~”
有蚂蚁小孩,在岸边呼喊呢
“船家,船家,你吃糖球吗?”

小孩拖着一颗浆果
在草丛里出汗
抿嘴笑着

海风,吹碰着
触角
甜的

『城』
许多发光的影子,在山上
转动

世界是一座森林,水平
枕石而眠

松鼠,在楼下
咬一朵显瘦的乌云
咬哭了 整片
天空
泪汪汪

咬破,一个金秋的梦
稻谷的香,在田野发胖,气球
鸟儿,怕冷,到南方掉毛
秃子

雨水,从细缝
漫过兔子眼睛
花朵摇着声音
“快用耳朵,量量水深
去救几只
受灾的胡萝卜
说不定,它们
会以身相许咧”

『讽』
天空,是一只只
鸟做的帽子

我们戴着
不管它...

换你一份舍得

作者 :  徐温婕

(一)

当我还沉浸在爱情里的时候,有一次给学生代课,她们翻看我以前的照片问我:老师你为什么要留齐刘海?没有刘海比较好看呢!

我很厌恶齐刘海,觉得它不匹配我的年龄和性格。我笑着跟她们说:因为我先生喜欢。

孩子们都只有十六七岁大小,瞬间很严肃地围着我教训道:老师,爱情里女人要做自己!

我很真诚地看着她们,那一刻我的眼神里一定佛光普照;我听见耳边梵音悠扬,我神圣地盘坐在白莲花上,穿越了红尘和沧桑,又轮回到今生普渡红尘,对莲花座下跪拜的善男信女们指点迷津道:最好的爱情,不过投其所好。

众生醍醐灌顶,圣歌嘹亮,我佛牛逼……

……...


柔软的记忆

      很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读一些文字,也许很多人像我一样,读文的时候总能想到关于自己的生活,也许能够触动自己内心柔软的文字,总是那些写文字的人最真实的情感在里边,不需要多么华丽的语言,不需要多好的写作技巧,简单的文字,总能让我们深有感触,想到自己走过的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很平淡,读过很多文,听过很多故事,有些文字让自己捧腹不已,很多文字让我们眼角挂着泪滴,或者让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今天写下这段文字,算是一种对自己过往生活柔软记忆里的...

史铁生经典散文:复杂的必要

一个你所深爱的人,一个饱经艰难的人,一个无比丰富的心魂……就这么轻易地删简为零了?这感觉让人沮丧至极,仿佛是说,生命的每一步原都是可以这样删除的。


复杂的必要

文/史铁生

母亲去世十年后的那个清明节,我和父亲和妹妹去寻过她的坟。

母亲去得突然,且在中年。那时我坐在轮椅上正惶然不知要向哪儿去,妹妹还在读小学。父亲独自送母亲下了葬。巨大的灾难让我们在十年中都不敢提起她,甚至把墙上她的照片也收起来,总看着她和总让她看着我们,都受不了。才知道越大的悲痛越是无言:没有一句关于她的话是恰当的,没有一个关于她的字不是恐怖的。

十年过去,悲痛才似轻了些,我们同时说起了要去看看母亲的坟。三个人也便...

等候

文/闫清

你有没有发觉

在涂抹了色彩的唇间

颜色依旧会变淡


在秋风刮落的枝儿   叶儿

随时会褪色

在这个一日复一日的夜晚

我渐渐感到

那些无法追回的落叶   花儿

随时会败落


春天依旧到来

随之袭来的炎热   就一样地

近了

而我的心

也伴随着秋天的叶儿

落入地底


如花儿一般   如春天一般

再度绽放

我只需等候   等候

不问也好

文/志志生

我从来没有问过老大,为什么她不会生小孩。

读初一,一天傍晚,我来大姨妈。

后来,阿姨来我家,我发现他也有大姨妈。

但是很久以来,老大一直没有,我有些疑惑,但是我没有问她。

有一次老大老三吵架,老大悻悻地往小屋子里拿了一瓶药水,径直冲到了房间。

门反锁。

这一连串动作,我像个傻子一样在一旁站着,等到关门的巨大响声发出之后,我才像被人解了穴道一般,冲上楼。

说实话,觉得有点矫情,这一幕好像只有电视里才出现过。

我叫她开门,不停地叫她,以各种称呼,伴随着剧烈的敲门声。

毫无动静。

我看到门上有个窗,从楼下拿来凳子,将外衣脱掉,便试图从那个小窗口爬进去,至少探头望望里...

暮色

文/闫清

在夜晚昏黄的灯下望你

没有对话

也不曾视线交集

在寂静的夜里

蒙罩着的灯下

触及你注视前方

平静的忧伤

空气里赫然有香气

是你清晰地身影

是这暮色

沉迷

遥遥地望着

更觉默契


有没有人让你想起来暖暖

窗外喧哗常在 这是夏季的夜晚。有人在开Party 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是在美国少见的人气。公园里人们嬉戏着打球 传来一阵阵的此起彼伏的声音 那些是让人可以遐想的温暖。兴许是寂寞久了 喜欢些许喧闹的第三世界。只是我知道 这些诸如公园玩闹的声音和咖啡馆慢摇的音乐 都与我无关。但是心里却因为这些声音 变得充满安全感 有一瞬间 会错意的认为 这世界好美 好温暖……

记忆中得杭州 就会让我有这种味道 淡然与平静 收获一份美好 甚至会觉得 ...

恍惚

 人总是会突然间看见某件相关的物品就会想起某个故人某件旧事或是某种情感,或厌恶,或愧疚,或怀念。

 其实回来这么多天,很多事情都是在脑海的计划表里,一直没付诸实践。

 回来的当天,坐着机场快线回到所在的城市,然后搭着的士回到了家,一进家门,卸下身上的重担,整个人都松了下来。然后吃过晚饭就跑去洗澡了。

我要说的就是洗澡这件事。

因为机场行李托运的重量有限制,我又不想多交钱,所以就把平常用惯的洗漱用品就留在宿舍,没有带回家,回来的时候也是一到站就直接打的士走了,完全没有时间买洗漱用品。所以,回到家,用的是我不怎么喜欢的牌子的洗发水。

没办法呀。

但我还是挤...

我的怂包朋友

文/志志生

我再也不喜欢黑豆了。

前几日黑豆去那个没有眼泪的莫斯科,从心底不想去理他,兜兜转转仿佛失联了一个月。

前几日他回来了,微信问我正在干嘛。刚好我和两个基佬在DQ,心情美丽说话也仿佛能跳起来。

和两个小伙伴在吃东西。

又是那个人啊。

我记得还是很久之前,我与他说起过,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男闺蜜,妥妥的o,与他在一起,所有事情都变得微不足道,再沉郁的心情也能略见欢脱。他仿佛并不能理解,我不怪他,原本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他反映挺大,甚至郁闷为什么我会交这样的朋友。我没有解释,微微一笑便过了,只是我觉得我和黑豆的距离好像挺远的,如是就更加了。他融不进我的生活,他的生活,我也懒得...

待君归·百字令

文/李白的月


月光

落满窗

佳人倚望

良人在远方

空留一人惆怅

孤寂渐渐触心房

思念化作流萤满堂

世间纷乱愿君能安康

佳人待此便免挂肚牵肠

书信宛若纸鸢追他乡

嘘寒问暖落满墨香

情意切切抵薄裳

春夏秋冬漫长

待把佳期扬

终见君郎

相凝望

泪光


题未定

雨能够敲开人们的心扉——这的确是可以理解的。

     静静地站在避雨的屋檐下,即使不言不语,只是在等雨停。也许会觉得稍微无聊,但反过来想想,世间有这么一些人正和自己干着同样的事,心里也就变得暖暖的了。似乎也在这一刻找到了归属感。

     没等多长时间,屋檐下已聚起了好几波人,有老人,有情侣,也有学生。突然其中一个高个子学生冲出屋檐在雨中奔跑。没过几秒,另外一些人也跟着冲了出去。我在想这么大的雨出去肯定淋透,但身体不知不觉就也跟在队伍里了。...


灾区又下雨了,祈祷不要再泥石流…

土质松软,下雨很容易山体滑坡…

去云南地震前线,暂停更新....

【互动一下】最近大家在读什么书?

文/李白的月


你若是风
我便是墙
让你无处可藏

你若是雨
我便是花
邀你为我倾洒

你若是树
我便是莺
为你天天唱吟

你若是海
我便是鱼
只为你而游弋

你若是我
我便是你
愿你我永同心

黛安

作者:象牙塔之梦

尽管面相稚嫩,举止也调皮,黛安从小到大都很理智。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能准确判断自己的位置,所以在各种情况下——不论是关于学业还是人际关系——都应对得体。刚上大学时,她和其他同学一样,逃课,聚会,参加各种社团,为考试发愁,也谈过男朋友。第一个学期一切都新鲜,第二个学期就少了狂热。这也在她意料之中。她不时有些新的爱好或者体验。但与别人不同,她从不花过多的精力。她对这些爱好和体验,就像对她的鞋子一样,穿上时慎重选择,必要时也可以换一双。唯有学业不敢马虎。从大二开始,她就有计划地多选了一些课,如今甚至可以提前毕业。她想留余地,免得大四上课找工作两头忙。如今是大三的夏天,她成绩优秀,...

© 阅读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