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自我认识 纪伯伦

一个雨夜,赛艾姆坐在书房的书架前,开始翻阅起旧书。他叼着支土耳其大雪茄,厚厚的嘴唇不时喷涌出一阵烟雾。柏拉图记录的他的老师苏格拉底关于“认识自我”的一段话引起了赛艾姆的注意……赛艾姆掩卷着深思,心中悠然荡漾起一种对东西方哲人圣贤敬佩的感情。

“认识你自己。”他嘟囔着苏格拉底的这句名言,猛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展开双臂大声叹道,“对!我必须要认识自我,洞察自己那秘密的心灵,这样我就抛脱了一切疑惧和不安,从我物质的人中找出我精神的人,从我血与肉的具体存在中找出我的抽象实质,这就是生命赋予我的至高无上的神圣使命!”赛艾姆像害了场热病,眼中闪烁着酷爱“认识自我”的狂热光芒。

他踱到邻屋,像一座塑像一...

真实的高贵 海明威

风平浪静的大海,每个人都是领航员。

但是,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以最幸福的人的生活为例——它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麻线。丧母之痛和幸福祝愿彼此相接,是我们一会伤心,一会高兴,甚至死亡本身也会使生命更加可亲。在人生的清醒的时刻,在哀痛和伤心的阴影之下,人们真实的自我最接近。

在人生或者职业的各种事务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头脑的作用不如心情,天资不如由判断力所节制着的自制,耐心和规律。

我始终相信,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也会在外表上开始生活得更朴素。在一个奢华浪费的年代,我希望能向世界表明,人类真正需要的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少的。

悔恨自己的错误,而且力求不...

哭电视的母亲 刘墉

将要出嫁的女儿开始搬家。先提走了三箱衣服,再拿出一盒化妆品和两个枕头、四个玩偶。最后,搬走了自己房间的小电视。

一直为女儿拉着门的母亲,看见小电视,突然掩面而泣。

女儿呆住了,匆匆把电视放下,过去安慰母亲:

“妈!你怎么了?”

“我看到电视,忍不住了!”

“电视?”女儿不解地说:“那是我自己买的啊!”

“我知道,我只是哭电视,不是哭你拿走电视。”母亲又抽搐了一阵,平静了,缓缓地说:

“当年,你小的时候,我们穷,没有电视,一家人总坐在客厅聊天。然后,买了电视,一家人还是聚在客厅,虽然眼睛都盯着电视,但在广告时还能聊几句。后来,你们都大了,买了自己的小电视,吃完饭就躲进房间,看自己喜...

玩笑 莫泊桑

世界上有什么比开玩笑更有趣、更好玩?有什么事情比戏弄别人更有意思?啊!我的一生里,我开过玩笑。人们呢,也开过我的玩笑,很有趣的玩笑!对啦,我可开过令人受不了的玩笑。今天我想讲一个我经历过的玩笑。

秋天的时候,我到朋友家里去打猎。当然喽,我的朋友是一些爱开玩笑的人。我不愿结交其他人。我到达的时候,他们像迎接王子那样接待我。这引起了我的怀疑。他们朝天打枪,他们拥抱我,好像等着从我身上得到极大的乐趣。我对自己说:“小心,他们在策划着什么。”

吃晚饭的时候,欢乐是高度的,过头了。我想:“瞧,这些人没有明显的理由却那么高兴,他们脑子里一定想好了开一个什么玩笑。肯定这个玩笑是针对我的,小心。”

整个...

幸福就在此刻 铁凝

去探望一位生病的友人,聊起很多从前的事情,计划很多未来的事情,她忽然发问:对于你来说,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想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很适合的答案。

那阵子,经常携带这个难题去和人打交道,不管是新朋还是故友,聊到酣畅总是抛出这个问题冷场,当然,收获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有人说,幸福的时刻就是加官晋爵时买房购车后身体无恙中;有人说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父母双全爱人平安孩子快乐领导待见粉丝忠诚仇人遭谴……

都对,但都不打动我。

直到有一天陪朋友去见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朋友说:他的人和他的文章一样禅意幽深。

茶过三道,我忍不住继续兜售这个问题时,他微笑着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过去的事情来不及衡量...

胡同文化

汪曾祺


北京城像一块大豆腐,四方四正。城里有大街,有胡同。大街、胡同都是正南正北,正东正西。北京人的方位意识极强。过去拉洋车的,逢转弯处都高叫一声“东去!”“西去!”以防碰着行人。老两口睡觉,老太太赚老头子挤着她了,说“你往南边去一点”。这是外地少有的。街道如是斜的,就特别标明是斜街,如烟袋斜街、杨梅竹斜街。大街、胡同,把北京切成一个又一个方块。这种方正不但影响了北京人的生活,也影响了北京人的思想。

胡同原是蒙古语,据说原意是水井,未知确否。胡同的取名,有各种来源。有的是计数的,如东单三条、东四十条。有的原是皇家储存物件的地方,如皮库胡同、惜薪司胡同(存放柴炭的地方),有的是这条胡同里...

在桥上

作者/余华


“我们……”

他说着把脸转过来,阳光在黑色的眼镜架上跳跃着闪亮。她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梯子似的架在她的头发上,如同越过了一个草坡,他的眼睛眺望了过去。她的身体离开了桥的栏杆,等着他说:“我们回去吧。”

或者说:“我们该回家了。”

她站在那里,身体有些绷紧了,右腿向前微微弯曲,渴望着跨出去。可是他没有往下说。

他依然斜靠在栏杆上,目光飘来飘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她放松了绷紧的身体,问他:“你在看什么?”

他开始咳嗽,不是那种感冒引起的咳嗽,是清理嗓子的咳嗽。他准备说什么?

她看到他的牙齿爬了上来,将下嘴唇压了下去。一群孩子喊叫着,挥舞着书包涌到桥上,他们像一排栖落...

小女孩和厌倦

于尔克.舒比格

一个小女孩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感到厌倦过,在下雨天也没有星期天也没有。有一天她决定去认识一下厌倦。

她先去向报刊亭里那个总是在打呵欠的卖报女人打听。

“它刚才还在这里呢,”女人说,“你只要等一会儿,它很快会回来的。”

小女孩等着。她看着女人工作。当她点钱的时候,她的手指翻着现金柜,好象在玩一件乐器。厌倦没有来。

“也许我该去路上等它,”小女孩说。她谢过了女人,离开了。

“如果我真的碰到了厌倦,”她一边走一边想,“我要怎么才能认出它来呢?”

小女孩向一位穿着桔黄色工作服正在爬梯子的先生提了这个问题。

“我能告诉你厌倦长得象什么,”先生回答说,“首先,它很长。”

“怎...

爱情和食物都过期了

张小娴

一个人住,家里最多的是过期食物。

每次打开冰箱,总会有新发现。这包芝士去年已经到期,那包冷面两年前已经到期,香肠半年前已过期。在蔬果格里,竟然发现两棵上个月买的西兰花,还有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买回来的,已经腐烂了的,可以拿去制苹果醋的苹果。

一天深夜,肚子饿得不得了,想起冰箱里好像有面包、香肠、冰淇淋,跑去打开冰箱,发现每一样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过期,连瓶装柠檬汁也过了期。打开储物柜,所有即食面也都过期。

一个女人,在深夜里,抱着一大堆过期食物,是很伤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过期。

食物可以有标签,说明“请在此日期前食用”,女人却不能在自己身上印上一个标签,提示男人“请在此日期前...

爱情的质量

作者/周国平


爱情的质量取决于相爱者的灵魂的质量。真正高质量的爱情只能发生在两个富有个性的人之间。

对于灵魂的相知来说,最重要的是两颗灵魂本身的丰富以及由此产生的互相吸引,而决非彼此的熟稔乃至明察秋毫。

世上并无命定的姻缘,但是,那种一见倾心、终生眷恋的爱情的确具有一种命运般的力量。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性关系要讲究质量,真挚而久长的爱情远胜于轻浮而短暂的风流韵事。

爱情是盲目的,只要情投意合,仿佛就一丑遮百丑。爱情是心明眼亮的,只要情深意真,确实就一丑遮百丑。

一个爱情的生存时间或长或短,但必须有一个最短限度,这是爱情之为爱情的质的保证。小于这个限度,两情无...

最后的问题 艾萨克.阿西莫夫

最后的问题,是在公元二○六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半开玩笑的情况下首次被提出来的。那时正值人类在星光熠耀的舞台上首次登场。起因是酒酣之中,以五块钱作赌注的一次打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亚历山大.雅道尔及保杉.鲁波夫是“茂的模”的两个忠实仆从。那巨大的电脑一哩又一哩长的表面,那冰冷、卡嗒作响而又不停闪着亮光的表面,背后究竟进行着什么样的活动?这两位料理员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知得清楚。他们至少对那整个电讯传递及所有回路的基本蓝图,有一大致的概念。这个体系的复杂性与日俱增,在很久之前,即已超过任何个别的人所能全盘掌握的地步。

“茂的模”可以自我调整和自我修正。它必须具有这种能力,因为没有任何人为的力量...

生命的源头 亚特伍德

然而有一天,却有一些细微的骚动出现在本该一片沉寂的海面上。是一个细胞,一颗生命的种子,这让当时日复一日重复环境运动和四季变幻的地球,总算出现了一些新的生机。虽然它还很小、很脆弱,无法对环境产生一些比较明显的影响。但在漫长的时间里,它不断地分裂、繁殖,一部分长出根茎、枝叶,变成了植物,安静地呼吸着;而另一些则长出了腿、触角、尾巴之类的器官,在只有浅绿色的、结构简单的最初级植物的海洋中游荡。直到有一天,海洋已经被植物充塞,于是一些植物被迫向陆地扎根。一开始一切都很艰难,可一旦它们习惯了干燥和稀薄的空气,就变得比在海洋中漂浮更加健康茁壮。而那些初等的动物也不再将好奇心局限在海洋里,它们进化出了可以爬...

火车六年不到站 魏岚

我到武警医院看望哥哥时,意外遇到两个老乡。他们是兄弟俩,弟弟因为车祸住进医院。

“你弟弟住院多久了?”

“6年。”

“6年?”我震惊。

他弟弟能说能笑,只是走不了路,记忆力很差。他记不起任何人,除了他哥哥。

半夜,我听到弟弟说:“哥,什么时候下车,别忘了喊我起来。”

“知道了。”

这样的对话,一晚上至少有5次。第二天,我问起这事,他告诉我,弟弟是在6年前春节回家时被车撞的,出事时,刚下火车,所以醒来后,一直以为自己还在火车上。

他总是趁弟弟睡着的时候,默默地踱到外面抽会儿烟。他从25岁到现在,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耗在了这个医院。

这天,弟弟吃了药,睡得很沉。他找到我,说:“你...

皱起眉头的男人 张小娴

你曾经为多少人多少事皱过眉头?

我从来没有。只怕眉头皱得多,形成了皱纹,即使用上两千元一瓶的去皱膏也无法力挽狂澜。

但我希望有一个时常为我皱眉头的男人。

他因为我这个人太麻烦、太蛮横、太任性、太不讲理,又莫奈我何而时常皱眉。终于不单眉头出现两条弯弯的小皱纹,连额头都开始有皱纹了。

当他为皱纹苦恼,我告诉他,他的皱纹比别的男人好看。然后请他继续为我皱眉头。

因为关心和爱,我们才会忘记会有皱纹啊!

而且,经历风霜的男人最好看。

几条皱纹,散乱的白发,证实他为理想和事业付出过。

忙于奋斗的男人,哪有时间兼顾外表?


美与同情 丰子恺

有一个儿童,他走进我的房间里,便给我整理东西。他看见我的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给我翻转来。看见我的茶杯放在茶壶的环子后面,给我移到口子前面来。看见我床底下的鞋子一顺一倒,给我掉转来。看见我壁上的立幅的绳子拖出在前面,搬了凳子,给我藏到后面去。我谢他:“哥儿,你这样勤勉地给我收拾!”

他回答我说:“不是,因为我看了那种样子,心情很不安适。”是的,他曾说:“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看它何等气闷!”“茶杯躲在它母亲的背后,教它怎样吃奶奶?”“鞋子一顺一倒,教它们怎样谈话?”“立幅的辫子拖在前面,象一个鸦片鬼。”我实在钦佩这哥儿的同情心的丰富。从此我也着实留意于东西的位置,体谅东西的安适了。它们的位置...

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几年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林怀柔跑到玉米地里去,他推着摩托车,我提着十八块钱一捆的麦香啤酒和七块五一包的火腿肠,穿过玉米地是一个刚挖的水库,月色之下泛着白光,我们压倒一小片玉米躺在上面,喝酒。


我的牙齿不好,啤酒都是林怀柔用牙齿开的。他右手拿着啤酒瓶子,把瓶盖放到牙齿的左边,这样显得面部表情有些狰狞,然后猛地一用力,啤酒起泡的声音悉数钻进我的耳朵里,除此之外,还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我躺在铺成一片的玉米秆上,举起一只手,把林怀柔递过来的啤酒接过来。


我问他,你跟秀秀怎么样了。


他说,就处着呗。...


哎呀,这友谊的小船(上)|老显解忧

文/老显


@乐心:

老显,我想拜师,因为你读书多而且在别人人困惑时能给人指点迷津,只不过我没有学费,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老显:

谢谢你的抬举,乐心同志。


我确实有收过徒,但都是误人子弟,所以若是有所疑惑,不管是何,欢迎来问,我定尽自己所能帮你解惑。拜师倒不至于,学费也是荒谬,平常交流就好,平起平坐即可。


很高兴认识你。


@乐心:

所谓的长大了之后,逐渐的喜欢沉默,时间久了总会觉得闷闷的,人都是喜欢找同类的,也可以说人都是属于喜欢自己的,与其说想跟别人聊天,不过是想借别人的口跟自己聊天,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在说啥。


无聊我会翻翻博客,写一写说一说,听...

周郎顾曲

文/柯弋

http://chiu-keryik.lofter.com/

       多年以后,倘若有人和我谈论与大学校园相关的事情,想必我一定会提及那个遥远的夜晚。那个夜晚,我已记不清是明月高悬还是星光黯淡,我忘了是否有晚风掠过,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穿着打扮,我忘了自己是以怎样的步调结束了那段路程,经过朋友身边时,我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更没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可具体的经过在我脑海里已模糊不清。然而,在...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

玫瑰往事 林清玄

11岁的时候,他喜欢上教他国文的女老师,老师25岁,有一对黑眼珠和深深的酒窝。

那时他的父亲种了一亩玫瑰,他每天偷剪一朵父亲的玫瑰,起得绝早,在暝色中将玫瑰放在老师讲台的抽屉,然后回家睡觉,再假装没事人一样到学校上课。

老师对每天的一朵玫瑰调查了好几次,但从来不知道是谁放的。他也不敢承认,只要看到老师每天拿起玫瑰时那带着酒窝的微笑,他就一天都很快乐,甚至唱着小调回家。他在老师抽屉放玫瑰花足足放了两年,直到他从乡下的小学毕业。

20年后,他的老师还在乡下教书,有一回在街上遇到,老师的头发白了,酒窝还在,他很想说出20年前那一段属于玫瑰的往事,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让玫瑰有它自己的生命吧!那...

水果摊故事

                                      一

   老高从不在我的街道英雄名册里,他太……不英雄了。...


别说你的生活不容易

谁也不会比谁过得更容易,

我们其实也不必装成过得很好。

——国馆君按


我们大概都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是不是只有我过得不好?


朋友圈里世界各地的旅行照片,和名人的合影,夜半的美食……每个人分享着他们的热情、快乐、新鲜体验,同时也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阴影——它时刻提醒着你缺少什么。


但也有人说,谁也不会过得比谁容易,看起来比你幸运得多的人,未必过得有你快乐,说到底,谁过得容易呢?


小有小的难处,大有大的难处


《红楼梦》里王熙凤有一句名言:“虽是轰轰烈烈,但是大有大的难处,说给人也未必信。”


贾府表面上轰轰烈烈,建大观园,极尽奢华,一顿螃蟹宴就可以用去庄稼人一年...

谈婚论嫁面前,我们为什么难以选择水到渠成?

文/老显


想起Bowie的留言消息还没回复,于是闲来无事便翻出手机回看,利用五分钟的时间整理下思路,坐在电脑桌前,花半个小时码字回复她。


她的留言如下:


不知道为啥,就是很喜欢这种青春期的两小无猜,再到最后修成正果的剧情。


这是我最向往的爱情,可惜没有早恋过的我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很清楚地知道这些电视剧人物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他们的时光都是美化过的,有那么一点真实却也有那么一点戏剧化。


但这并不妨碍它感染我,一个好故事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它给了你勇气和力量,去把你看到的虚构,变成你做得到的真实。


的确,在爸妈眼里我已...

孤独与陪伴(六)|「老显解忧」

 文/老显


@老显:

表哥国庆举办婚礼,一家人逢喜事精神爽,结婚大事确实让人心情愉悦,作为单身旁观者,我却不是很有感,毕竟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看戏的,从婚礼回来路上望着路边树木,一颗一颗就在那里摆着,也不挨边,也不依靠,孤零零的掩藏不住那寂寞和孤独。

我也是一个享受孤独的人,准确来说,你应该是一个回归孤独的人,即使是遁入把一个人名字当咒语的时代,也只能对你说孤独的世界欢迎您。这个世界里其实是没有漂流瓶的,倘若有,我把它当成是一份礼物,用心去处置,用心去赠予,所有的心事和苦衷最后的最后只能由着两条路去分流,一条是伴随着孤独入土,一条是与别人分享让其升华。

这个世界...

孤独与陪伴(三)|「老显解忧」


@苏打:

    忙碌,却依然失眠,此刻很想抽烟,身旁一根烟都没有,变的失落起来,好像是因为没烟才不高兴的。


@老显:

    昨晚在自己店里看着河边走廊来来往往的人儿发呆,在想人生在世,很多人在我们的世界沿着我们记忆的走廊行走匆匆,或前行不留,或驻足品赏,很多情谊恰似暗夜色那样朦胧神秘得让人捉摸不定,与人相濡以沫时犹如美月映河般温存,但人与人会有相忘于江湖的时候,有些事没办法像河边夜景一样自然悠然,就让它随夜风而释吧。

    想完这些,点上一根雅韵,喝一口单丛,就...

火锅试吃员的爱情故事

1
杜双双办完离职手续,走出写字楼大门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世界春暖花开了。她坐在公司楼下的那家咖啡店里,以往每天中午她都在这排长队买一杯拿铁,听着身边的人谈融资创业,动不动就是千万美元的大生意。一想到自己还是个每天为了那么点薪水还被上司呼来喝去的小职员,简直不配和他们站在一起等一杯兑了不少水的美式。

在杜双双裸辞后的第一个月里,她几乎没有一天是清醒的。每天在火锅店订了桌,约朋友们吃涮羊肉喝扎啤,最后都是别人说不早了该回去了,她意犹未尽的结账然后说周末继续啊作为结尾的。
她在同一家火锅店连续消费了五天,头发里的火锅味简直可以为店里做代言了。服务员主动送她会员卡说下次可以打七折,旁边站着的一个男人和他...

一个月姑娘

为什么更名一个月姑娘呢?

实在是觉得自己很适合这个称呼,因为不管是我喜欢的男生还是喜欢我的男生,不管追求之前多疯狂,说得自己多认真,多么愿意为我付出。但是只要和我交往了,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跟所有俗套的爱情一样,男生在追到我之前都是各种献殷勤,各种温暖暖的。但是只要交往了,真的,不是我骗你们。只要过了一个月的那个期限,那怕是昨天还甜蜜和各种念想,马上就开启失踪状态。

一开始我很埋怨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不靠谱的男孩子。

直到这次,遇到一个大我四岁的哥哥。我想我渐渐的明白了一点点。

这个哥哥是我去旅行的时候认识,爬山。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不是很熟识,山路崎岖难走,大坑小坑,大坡小坡,高...

大冰:重要的是,你是否有能力去喜欢

原标题《我的王八蛋》

摘自《阿弥陀佛 么么哒》

微信公众平台:川藏线第一频道

微信号:Yiqi318 如果你梦想去西藏

-------------------------------------

经常听人说:我喜欢的是……

唉,我觉得哈,你喜欢什么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如何去面对这份喜欢。

重要的是,你是否有能力去喜欢,是否有尽力去触碰,是否有定力去坚守,是否有魄力去取舍,是否有权利去选择。


喜欢就好好喜欢,别把执着当认真、放弃当放下、随意当随缘。

还有一句:

娑婆大梦,日日黄粱,若真的喜欢,就别抗拒遗憾。


1


老张给我打电话:喂,我心里...

落花时节(上下篇)

原创/文图/童


不是每一段感情都会有始有终,

不是每一段婚姻都能白头到老,

不是每一份付出都能有所回报,

不是每一次感动都能挽回爱情,

不是每一次坚持都能笑到最后,

只是深深遗憾,可惜不是我,陪你到最后……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于我而言,江南不仅风景好,更是我曾经的幸福之地,不仅有爱我的良人,也是我曾以为与他白首到老的地方。

又是一个烟花三月,我一直犹豫那2年之约,是不是该继续成行,看着自己孱弱的身体,担心再见时,被林君发现,估计就没法再放下了。可如果不去,我们再见又不知何时何日,越晚见面,估计走的...

丹尼斯樱桃

我被桔梗从身后抱着的时候,她把下巴埋在我的颈窝,轻声说,“你像大麻。”

这是一个很令我困惑的形容,于是我把脸转向右边,脸颊碰到了她的额头。“什么意思?”我问,“像大麻,是怎样一种感觉?”

桔梗是个工科生,她似乎找不出能够解释的词句,耸耸肩没有作答。我把她送走的时候,她扶着门凑过来和我接吻,转身离开之前还朝我笑了一下。

然后我坐在客厅,思考了很久我和桔梗到底是什么关系;思考的时间很长,长到我发现插在水瓶里放在窗台的雏菊已经败落,还留意到墙壁上一周前被我泼上去的咖啡渍开始有些发黄。但我还是没有想出来,炉子上的水却已经开了,发出老式火车行进时喷出蒸汽的那种愉快的歌声。

我知道桔梗喜欢我,早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