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也许我们始终都是小人物,但这并不妨碍我们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活下去。”  

我们曾到过海边

大都市时常让人心烦意乱。所以我们总是能听到吵架的声音,在巴士和地铁上,在黑压压的电影院后排,在明亮炽热的大街上,在陌生人之间,在手牵着手的情侣之间。有一次,走在大街上的我们居然也吵架了,在一段保持距离的沉默行走之后,我想起她一直说要去看海。“我们去海边吧?”我说。“现在?怎么去?”她惊讶的表情像是我提议去月球。“坐上往东的巴士,应该很快就能到。”在这座主要由摩天大楼构筑的城市生活久了,有时的确会忘了,海和这座城市的关系,不仅是体现在名字上。

在巴士停止向前的地方,风已经染上了咸味。下午的防波堤上早有三三两两的人,我们也坐在其中,眼前就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海水了。说实在的,它并不蓝,也不够壮阔,...

自我认识 纪伯伦

一个雨夜,赛艾姆坐在书房的书架前,开始翻阅起旧书。他叼着支土耳其大雪茄,厚厚的嘴唇不时喷涌出一阵烟雾。柏拉图记录的他的老师苏格拉底关于“认识自我”的一段话引起了赛艾姆的注意……赛艾姆掩卷着深思,心中悠然荡漾起一种对东西方哲人圣贤敬佩的感情。

“认识你自己。”他嘟囔着苏格拉底的这句名言,猛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展开双臂大声叹道,“对!我必须要认识自我,洞察自己那秘密的心灵,这样我就抛脱了一切疑惧和不安,从我物质的人中找出我精神的人,从我血与肉的具体存在中找出我的抽象实质,这就是生命赋予我的至高无上的神圣使命!”赛艾姆像害了场热病,眼中闪烁着酷爱“认识自我”的狂热光芒。

他踱到邻屋,像一座塑像一...

真实的高贵 海明威

风平浪静的大海,每个人都是领航员。

但是,只有阳光而无阴影,只有欢乐而无痛苦,那就不是人生。以最幸福的人的生活为例——它是一团纠缠在一起的麻线。丧母之痛和幸福祝愿彼此相接,是我们一会伤心,一会高兴,甚至死亡本身也会使生命更加可亲。在人生的清醒的时刻,在哀痛和伤心的阴影之下,人们真实的自我最接近。

在人生或者职业的各种事务中,性格的作用比智力大得多,头脑的作用不如心情,天资不如由判断力所节制着的自制,耐心和规律。

我始终相信,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也会在外表上开始生活得更朴素。在一个奢华浪费的年代,我希望能向世界表明,人类真正需要的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少的。

悔恨自己的错误,而且力求不...

哭电视的母亲 刘墉

将要出嫁的女儿开始搬家。先提走了三箱衣服,再拿出一盒化妆品和两个枕头、四个玩偶。最后,搬走了自己房间的小电视。

一直为女儿拉着门的母亲,看见小电视,突然掩面而泣。

女儿呆住了,匆匆把电视放下,过去安慰母亲:

“妈!你怎么了?”

“我看到电视,忍不住了!”

“电视?”女儿不解地说:“那是我自己买的啊!”

“我知道,我只是哭电视,不是哭你拿走电视。”母亲又抽搐了一阵,平静了,缓缓地说:

“当年,你小的时候,我们穷,没有电视,一家人总坐在客厅聊天。然后,买了电视,一家人还是聚在客厅,虽然眼睛都盯着电视,但在广告时还能聊几句。后来,你们都大了,买了自己的小电视,吃完饭就躲进房间,看自己喜...

玩笑 莫泊桑

世界上有什么比开玩笑更有趣、更好玩?有什么事情比戏弄别人更有意思?啊!我的一生里,我开过玩笑。人们呢,也开过我的玩笑,很有趣的玩笑!对啦,我可开过令人受不了的玩笑。今天我想讲一个我经历过的玩笑。

秋天的时候,我到朋友家里去打猎。当然喽,我的朋友是一些爱开玩笑的人。我不愿结交其他人。我到达的时候,他们像迎接王子那样接待我。这引起了我的怀疑。他们朝天打枪,他们拥抱我,好像等着从我身上得到极大的乐趣。我对自己说:“小心,他们在策划着什么。”

吃晚饭的时候,欢乐是高度的,过头了。我想:“瞧,这些人没有明显的理由却那么高兴,他们脑子里一定想好了开一个什么玩笑。肯定这个玩笑是针对我的,小心。”

整个...

幸福就在此刻 铁凝

去探望一位生病的友人,聊起很多从前的事情,计划很多未来的事情,她忽然发问:对于你来说,幸福的时刻是什么?

想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很适合的答案。

那阵子,经常携带这个难题去和人打交道,不管是新朋还是故友,聊到酣畅总是抛出这个问题冷场,当然,收获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有人说,幸福的时刻就是加官晋爵时买房购车后身体无恙中;有人说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父母双全爱人平安孩子快乐领导待见粉丝忠诚仇人遭谴……

都对,但都不打动我。

直到有一天陪朋友去见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朋友说:他的人和他的文章一样禅意幽深。

茶过三道,我忍不住继续兜售这个问题时,他微笑着给我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过去的事情来不及衡量...

在桥上

作者/余华


“我们……”

他说着把脸转过来,阳光在黑色的眼镜架上跳跃着闪亮。她感到他的目光像一把梯子似的架在她的头发上,如同越过了一个草坡,他的眼睛眺望了过去。她的身体离开了桥的栏杆,等着他说:“我们回去吧。”

或者说:“我们该回家了。”

她站在那里,身体有些绷紧了,右腿向前微微弯曲,渴望着跨出去。可是他没有往下说。

他依然斜靠在栏杆上,目光飘来飘去,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她放松了绷紧的身体,问他:“你在看什么?”

他开始咳嗽,不是那种感冒引起的咳嗽,是清理嗓子的咳嗽。他准备说什么?

她看到他的牙齿爬了上来,将下嘴唇压了下去。一群孩子喊叫着,挥舞着书包涌到桥上,他们像一排栖落...

小女孩和厌倦

于尔克.舒比格

一个小女孩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感到厌倦过,在下雨天也没有星期天也没有。有一天她决定去认识一下厌倦。

她先去向报刊亭里那个总是在打呵欠的卖报女人打听。

“它刚才还在这里呢,”女人说,“你只要等一会儿,它很快会回来的。”

小女孩等着。她看着女人工作。当她点钱的时候,她的手指翻着现金柜,好象在玩一件乐器。厌倦没有来。

“也许我该去路上等它,”小女孩说。她谢过了女人,离开了。

“如果我真的碰到了厌倦,”她一边走一边想,“我要怎么才能认出它来呢?”

小女孩向一位穿着桔黄色工作服正在爬梯子的先生提了这个问题。

“我能告诉你厌倦长得象什么,”先生回答说,“首先,它很长。”

“怎...

爱情和食物都过期了

张小娴

一个人住,家里最多的是过期食物。

每次打开冰箱,总会有新发现。这包芝士去年已经到期,那包冷面两年前已经到期,香肠半年前已过期。在蔬果格里,竟然发现两棵上个月买的西兰花,还有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买回来的,已经腐烂了的,可以拿去制苹果醋的苹果。

一天深夜,肚子饿得不得了,想起冰箱里好像有面包、香肠、冰淇淋,跑去打开冰箱,发现每一样能吃的东西都已经过期,连瓶装柠檬汁也过了期。打开储物柜,所有即食面也都过期。

一个女人,在深夜里,抱着一大堆过期食物,是很伤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过期。

食物可以有标签,说明“请在此日期前食用”,女人却不能在自己身上印上一个标签,提示男人“请在此日期前...

爱情的质量

作者/周国平


爱情的质量取决于相爱者的灵魂的质量。真正高质量的爱情只能发生在两个富有个性的人之间。

对于灵魂的相知来说,最重要的是两颗灵魂本身的丰富以及由此产生的互相吸引,而决非彼此的熟稔乃至明察秋毫。

世上并无命定的姻缘,但是,那种一见倾心、终生眷恋的爱情的确具有一种命运般的力量。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性关系要讲究质量,真挚而久长的爱情远胜于轻浮而短暂的风流韵事。

爱情是盲目的,只要情投意合,仿佛就一丑遮百丑。爱情是心明眼亮的,只要情深意真,确实就一丑遮百丑。

一个爱情的生存时间或长或短,但必须有一个最短限度,这是爱情之为爱情的质的保证。小于这个限度,两情无...

最后的问题 艾萨克.阿西莫夫

最后的问题,是在公元二○六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半开玩笑的情况下首次被提出来的。那时正值人类在星光熠耀的舞台上首次登场。起因是酒酣之中,以五块钱作赌注的一次打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亚历山大.雅道尔及保杉.鲁波夫是“茂的模”的两个忠实仆从。那巨大的电脑一哩又一哩长的表面,那冰冷、卡嗒作响而又不停闪着亮光的表面,背后究竟进行着什么样的活动?这两位料理员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知得清楚。他们至少对那整个电讯传递及所有回路的基本蓝图,有一大致的概念。这个体系的复杂性与日俱增,在很久之前,即已超过任何个别的人所能全盘掌握的地步。

“茂的模”可以自我调整和自我修正。它必须具有这种能力,因为没有任何人为的力量...

生命的源头 亚特伍德

然而有一天,却有一些细微的骚动出现在本该一片沉寂的海面上。是一个细胞,一颗生命的种子,这让当时日复一日重复环境运动和四季变幻的地球,总算出现了一些新的生机。虽然它还很小、很脆弱,无法对环境产生一些比较明显的影响。但在漫长的时间里,它不断地分裂、繁殖,一部分长出根茎、枝叶,变成了植物,安静地呼吸着;而另一些则长出了腿、触角、尾巴之类的器官,在只有浅绿色的、结构简单的最初级植物的海洋中游荡。直到有一天,海洋已经被植物充塞,于是一些植物被迫向陆地扎根。一开始一切都很艰难,可一旦它们习惯了干燥和稀薄的空气,就变得比在海洋中漂浮更加健康茁壮。而那些初等的动物也不再将好奇心局限在海洋里,它们进化出了可以爬...

火车六年不到站 魏岚

我到武警医院看望哥哥时,意外遇到两个老乡。他们是兄弟俩,弟弟因为车祸住进医院。

“你弟弟住院多久了?”

“6年。”

“6年?”我震惊。

他弟弟能说能笑,只是走不了路,记忆力很差。他记不起任何人,除了他哥哥。

半夜,我听到弟弟说:“哥,什么时候下车,别忘了喊我起来。”

“知道了。”

这样的对话,一晚上至少有5次。第二天,我问起这事,他告诉我,弟弟是在6年前春节回家时被车撞的,出事时,刚下火车,所以醒来后,一直以为自己还在火车上。

他总是趁弟弟睡着的时候,默默地踱到外面抽会儿烟。他从25岁到现在,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耗在了这个医院。

这天,弟弟吃了药,睡得很沉。他找到我,说:“你...

皱起眉头的男人 张小娴

你曾经为多少人多少事皱过眉头?

我从来没有。只怕眉头皱得多,形成了皱纹,即使用上两千元一瓶的去皱膏也无法力挽狂澜。

但我希望有一个时常为我皱眉头的男人。

他因为我这个人太麻烦、太蛮横、太任性、太不讲理,又莫奈我何而时常皱眉。终于不单眉头出现两条弯弯的小皱纹,连额头都开始有皱纹了。

当他为皱纹苦恼,我告诉他,他的皱纹比别的男人好看。然后请他继续为我皱眉头。

因为关心和爱,我们才会忘记会有皱纹啊!

而且,经历风霜的男人最好看。

几条皱纹,散乱的白发,证实他为理想和事业付出过。

忙于奋斗的男人,哪有时间兼顾外表?


美与同情 丰子恺

有一个儿童,他走进我的房间里,便给我整理东西。他看见我的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给我翻转来。看见我的茶杯放在茶壶的环子后面,给我移到口子前面来。看见我床底下的鞋子一顺一倒,给我掉转来。看见我壁上的立幅的绳子拖出在前面,搬了凳子,给我藏到后面去。我谢他:“哥儿,你这样勤勉地给我收拾!”

他回答我说:“不是,因为我看了那种样子,心情很不安适。”是的,他曾说:“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看它何等气闷!”“茶杯躲在它母亲的背后,教它怎样吃奶奶?”“鞋子一顺一倒,教它们怎样谈话?”“立幅的辫子拖在前面,象一个鸦片鬼。”我实在钦佩这哥儿的同情心的丰富。从此我也着实留意于东西的位置,体谅东西的安适了。它们的位置...

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几年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林怀柔跑到玉米地里去,他推着摩托车,我提着十八块钱一捆的麦香啤酒和七块五一包的火腿肠,穿过玉米地是一个刚挖的水库,月色之下泛着白光,我们压倒一小片玉米躺在上面,喝酒。


我的牙齿不好,啤酒都是林怀柔用牙齿开的。他右手拿着啤酒瓶子,把瓶盖放到牙齿的左边,这样显得面部表情有些狰狞,然后猛地一用力,啤酒起泡的声音悉数钻进我的耳朵里,除此之外,还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我躺在铺成一片的玉米秆上,举起一只手,把林怀柔递过来的啤酒接过来。


我问他,你跟秀秀怎么样了。


他说,就处着呗。...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

玫瑰往事 林清玄

11岁的时候,他喜欢上教他国文的女老师,老师25岁,有一对黑眼珠和深深的酒窝。

那时他的父亲种了一亩玫瑰,他每天偷剪一朵父亲的玫瑰,起得绝早,在暝色中将玫瑰放在老师讲台的抽屉,然后回家睡觉,再假装没事人一样到学校上课。

老师对每天的一朵玫瑰调查了好几次,但从来不知道是谁放的。他也不敢承认,只要看到老师每天拿起玫瑰时那带着酒窝的微笑,他就一天都很快乐,甚至唱着小调回家。他在老师抽屉放玫瑰花足足放了两年,直到他从乡下的小学毕业。

20年后,他的老师还在乡下教书,有一回在街上遇到,老师的头发白了,酒窝还在,他很想说出20年前那一段属于玫瑰的往事,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让玫瑰有它自己的生命吧!那...

别说你的生活不容易

谁也不会比谁过得更容易,

我们其实也不必装成过得很好。

——国馆君按


我们大概都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是不是只有我过得不好?


朋友圈里世界各地的旅行照片,和名人的合影,夜半的美食……每个人分享着他们的热情、快乐、新鲜体验,同时也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阴影——它时刻提醒着你缺少什么。


但也有人说,谁也不会过得比谁容易,看起来比你幸运得多的人,未必过得有你快乐,说到底,谁过得容易呢?


小有小的难处,大有大的难处


《红楼梦》里王熙凤有一句名言:“虽是轰轰烈烈,但是大有大的难处,说给人也未必信。”


贾府表面上轰轰烈烈,建大观园,极尽奢华,一顿螃蟹宴就可以用去庄稼人一年

谈婚论嫁面前,我们为什么难以选择水到渠成?

文/老显


想起Bowie的留言消息还没回复,于是闲来无事便翻出手机回看,利用五分钟的时间整理下思路,坐在电脑桌前,花半个小时码字回复她。


她的留言如下:


不知道为啥,就是很喜欢这种青春期的两小无猜,再到最后修成正果的剧情。


这是我最向往的爱情,可惜没有早恋过的我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很清楚地知道这些电视剧人物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他们的时光都是美化过的,有那么一点真实却也有那么一点戏剧化。


但这并不妨碍它感染我,一个好故事最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它给了你勇气和力量,去把你看到的虚构,变成你做得到的真实。


的确,在爸妈眼里我已...

一个月姑娘

为什么更名一个月姑娘呢?

实在是觉得自己很适合这个称呼,因为不管是我喜欢的男生还是喜欢我的男生,不管追求之前多疯狂,说得自己多认真,多么愿意为我付出。但是只要和我交往了,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跟所有俗套的爱情一样,男生在追到我之前都是各种献殷勤,各种温暖暖的。但是只要交往了,真的,不是我骗你们。只要过了一个月的那个期限,那怕是昨天还甜蜜和各种念想,马上就开启失踪状态。

一开始我很埋怨自己,为什么总是遇到不靠谱的男孩子。

直到这次,遇到一个大我四岁的哥哥。我想我渐渐的明白了一点点。

这个哥哥是我去旅行的时候认识,爬山。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不是很熟识,山路崎岖难走,大坑小坑,大坡小坡,高...

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没准也会问自己,从小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泰戈尔,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镟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蹲号子。这样的泰戈尔,才是你的绝代尤物。——冯唐

曾是白马少年时(作者:潘云贵)

摘自新书《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


天冷时,总觉得时间变得慢了。重庆的银杏树开始换上锦衣,金灿灿的,奢华至极,但这美丽并不被时间怜惜。秋风一起,银杏树便一天瘦过一天,最后只剩得光秃秃的枝桠在这凉薄时节里仿佛祖父母的手臂在晃动。

夜里有时也下雨,淅淅沥沥的,敲得屋顶和门窗沙沙沙地响,但显然没有夏日的声势庞大,只是像昆虫在振动着自己的翅膀。

这样渺小、轻柔、不易被熟睡中的人察觉,好像我们那些睡着的童年和逐渐沉寂的年少。

我常常一个人在夜里跑上天台,站在黑暗的高处,望着底下渐次熄灭的灯火,内心得到的往往不是孤独,而是一种安宁。有时风或雨丝刮到脸上,凉凉的,痒痒的,像沾水的蒲公英或是被濡...

希望你过得好,和照片一样好,不用PS,也是暖色调。卢思浩

好久不见

       文/柯诺

      有句话讲:我从远方赶来,恰好你们都在。也有句话讲:一去一经年,相见两无期。

       都说岁月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那么,在时光的旮旯里流年会宛转会儿,时光能不把人儿抛吗?当生活的列车渐渐驶进属于你的我的轨道,纵横交错间,谁又能预料你我会在哪一站不期而遇呢?平行线也有相交的一天,可是如果雨后还是雨呢?后来明白:那或许是另一种美丽的谎言。
  ...

疯·爱 (原创)

(本文来自于投稿作品,如果你也要投稿,请点击阅读文字主页,点击投稿选项,即可投稿啦)

来到蒲村第二天,二姨就跟现宝似的拉着我到处串人家。姜婶的好客真是一点都没变,把我和二姨俩个人硬生生的溜到月亮挂上树梢之时,估计是看天色不早了,就放我们回去了。二姨牵着我的手匆匆往家赶,猛地听到‘砰 砰’的碗摔在地上的声音,二姨摇摇头:“妮子肯定又要折腾一整夜了,都是她那个妈造的孽啊。” 

二姨口中的妮子当年是村里一枝花,人长得清秀,又什么活都肯干,特别找人喜欢。村里堂客们经常开玩笑说:不知道哪个小伙子会有这么好的福气,能把妮子娶回家。其实妮子心里早就有人了,就是跟妮子一块儿上学的程浩。...

生活本不苦,苦的是我们欲望过多;人心本无累,累的是放不下的太多。人生就是欲望和所求不断减少的过程,所以要学会放弃与回归,放弃一切浮躁和喧嚣,回归内心的安宁。再苦,也要用今天的微笑,吟咏成一段从容的记忆;再累,都要用当下的遗忘,编写出一份幸福的流年。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文/老显

    一气呵成,观感顺畅,在夜色沉浸与清晨明媚的更替后,很快,就把这本近期颇受欢迎的畅销书拜读完。原以为其写作风格会流于故意地煽情或刻意地治愈系,然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和渐进,却是自始至终平静从容,情感面克制而不浅薄,看完不会流泪,而是内心深深触动。这是一本写给全世界所有真正爱书的人,当伊始翻阅目录看到雷蒙德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时,还以为这是一本读书笔记般的札记,阅毕合书,才懂得书是外在表征,人通过书与书店去将爱与被爱相联,这是讲述关于一个失去一切的人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如何重新找到牵挂与希望,爱与同情才是美好生活的本真。...

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

文/老显


    断断续续,用了一个星期时间读完《无声告白》,篇幅不长的书,细腻,真实,让人喘不过气的社会现实,读到后半部分感到很是压抑,懂的人才会感同身受。


    书中的所写内容看起来犹如发生在身边,两个人从相知相识相爱结婚生活在一起十几年,以为幸福满满,恩爱如常,竟然全然不知道,他们塑造的一个家庭,像牢笼,似紧箍咒,紧紧捆住他们的孩子们,用苛刻的要求来表达爱,用自己的梦想来强加在他们身上,再用失望来施加无形的压力,孩子们在父母面前不敢表现出哪怕一丝渴望自由的欲望,而父母只在子女拿到优异成绩单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