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洗碗工招聘指南 作者/康夫

曾经与几个熟悉餐饮业的朋友聊天,听说了许多妙趣横生的事。
 
有一位宋老板,是开连锁餐饮店的,主要经营写字楼快餐。快餐生意虽然看起来稳赚,实际上因为门槛不高,所以竞争相当激烈,想要出人一头,除了用料、卫生、口味以外,如何提高翻台率也是制胜法宝。宋老板开店时间不长,但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主要就是因为在翻台率上高人一筹。
 
“你知道,快餐店门面小,一来买不起大功率的洗碗机,二来洗碗机洗一次的时间太长,根本适应不了翻台速度。如果大量采购餐具,又得找地方囤放,所以大家都是雇洗碗小工来洗。但是要找到勤奋努力手脚快的小工,也不容易。”
 
宋老板窝在度假酒店的海滩躺椅上,和李老板一人抱一只冰镇椰子,边喝边聊。李老板是互联网时代的资深创业者,在运营了煎饼、美甲、外卖、牛腩面之后,又开始进军鲜榨果汁领域。他的果汁品牌热度很高,但线下用户体验却总是提不上去,调查之后发现,是因为排队等待时间太长。李老板听说宋老板的翻台率业内闻名,专程请教。
 
“为了体现我们果汁的新鲜卫生,水果都是顾客下单以后,当着他们的面清洗的。一杯果汁有时候需要好几种水果,洗、切、榨,总得要那么些时间。于是客人就不耐烦了。可是我也不能把工厂用的清洗机器搬进商场啊!”李老板发愁地说。
 
“所以嘛,就要找到合适的人,来做清洗的工作。”宋老板神秘地开了个头,却不肯说下去了。
 
李老板识趣,连忙抱着椰子挪到宋老板的沙滩椅上,诚恳地说:“你快透露给我。”见宋老板仍不为所动,又补充道:“我跟你买这项管理技术,你开价多少,我回去就签合同、打款。”
 
宋老板转过脸来,笑眯眯地说:“哎呀,你这个人就是这么认真,我哪会跟你要钱,咱们可是黄河商学院的同学啊!你想知道的,我保证一五一十都告诉你。”
 
原来,宋老板一度也为此困扰了很久。他试了很多方法,比如亲自监督洗碗,设立绩效奖金,甚至试图培训自己的洗碗队伍等等,始终不奏效。原因很简单,洗碗是一件没多大前途的工作,大部分人只把它作为初到大城市暂时立足的跳板,没有谁想要一辈子做下去。因此,没有人花心思在洗碗上,也不肯好好接受培训,跳槽频繁。要是能找到“真正热爱洗碗的人”就好了!宋老板想。可是,哪会有这种人呢?快餐厅的玻璃外墙上常年贴着“招聘洗碗小工,包食宿,待遇从优”的牌子,但宋老板心仪的洗碗工从来没有出现。
 
一个秋天的下午,宋老板在店里盘账。一个中等个头、圆脸的男人犹豫着进了店,宋老板一开始以为他是来吃饭的,就告诉他下午是闭餐时间,晚饭五点才开始。但圆脸男人指了指门外褪了色的招聘告示,腼腆地问:“你们这儿还招人吗?”
 
宋老板一听,话里还带着乡音,估计是刚进城不久。
 
“你会干啥?”宋老板随口问。
 
“我会洗碗。”对方说。
 
“会洗碗的人可多。”宋老板说。
 
“我只会洗碗。”对方说。
 
宋老板来了兴趣,打量了对方一眼。这人不胖不瘦,看起来结实灵活,头发有些蓬乱,耳朵很大,两只眼睛圆溜溜的,黑眼圈挺明显,可能是为生计奔波没有睡好。天气并不很冷,但他穿一件棕灰色的毛衣,脖子上还系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围脖。
 
“只会洗碗,啥意思?”宋老板端详着眼前的应聘者,在头脑里思索。
 
“就是说,只要能洗碗就很高兴,浑身有劲儿。洗碗洗得又快又好,除了洗碗,别的什么也做不来。”对方说。
 
“还有这事?”宋老板惊讶极了,“真有喜欢洗碗的人?”
 
“是啊!”对方诚恳地说,“看见可以洗的碗就手痒,一天不洗就觉得心里空。”
 
“话可不能说这么满,你先试工一天再说。”宋老板说。
 
很快到了晚餐高峰期,宋老板把新洗碗工领进后厨。客人陆续光顾,用过的碗碟很快源源不断地送了进来。新洗碗工双眼发亮,卷起袖子,双手翻飞,水花四溅。他一手擒碗,一手拿刷碗布,碗在水龙头下飞速旋转,在泡沫浮动的水池里造出一个漩涡。不一会儿,旁边就垒起了一叠洗得干净透彻的碗碟。宋老板和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新洗碗工全神贯注地洗碗,连上菜都险些忘了。
 
客人越来越多,成堆碗碟涌进后厨。往常这个时候洗碗工们已经怨声载道,洗不过来的碗堆积如山,不慎打碎也时有发生,然而今天因为有了新来的洗碗工,送进来的盘子几乎没有积压的时候。
 
这天的营业结束以后,宋老板把新洗碗工单独留了下来。
 
“你以前在餐馆干过?”宋老板问。
 
“没。”对方说。
 
“你打算要多少钱?”宋老板在心里盘算着。
 
“无所谓,只要管吃管住,有水果吃就行。”对方说。
 
宋老板心里咯噔一下,生了几分怀疑。确实有危险分子为了有个容身之所到处打工,甚至连工钱都不要,电视上说的那些逃犯不就如此吗?
 
“你老家哪的?姓什么?”宋老板警惕地问。
 
“姓熊,老家在山区。”对方说。样子不像撒谎。
 
宋老板再一次端详眼前的应聘者,本想问他要身份证,后来一想,即使他真的拿出来,说不准也是假的。于是索性没有开口。
 
衡量再三,宋老板还是决定把这人留下,带着他去了员工宿舍。
 
到了铺位前,宋老板看着熊洗碗工打开他随身的小背包,发现里面除了换洗衣服几乎空空如也,只有几只苹果。
 
“那么就按我们商量好的办,工钱我不会少你。”宋老板说。
 
“水果也不能少。我吃素,每顿都要吃水果。”熊洗碗工说。
 
这个要求让宋老板感到无奈,但他知道跟这个人理论也没用,便一口答应下来,安排采购每天买菜时专门给熊洗碗工带几只水果。
 
就这么过了两个月,熊洗碗工的工作无可挑剔。有了他,无论客流多么汹涌,后厨都能顺利运转,游刃有余。快餐厅的翻台率果然增加了不少,宋老板心花怒放。只有一件小事略微麻烦:和熊洗碗工同宿舍的洗碗工纷纷抱怨他只要不上班就在吃水果,大半夜也吃个不停,咂嘴声吵得别人睡不着觉。宋老板心想,我才不会为了你们的感受就辞退熊洗碗工呢,说起来,要是能再招一个他这样的洗碗工,就可以把你们这几个慢吞吞的人都开掉了啊。
 
说到这里,宋老板歇了口气,抱起椰子喝了几大口。李老板早已听得入了神。
 
“这种人物,恐怕不是我们这一类吧?”李老板问。
 
“说得没错。”宋老板说,“我也一早就有怀疑。”
 
“后来呢?”李老板忙问。
 
“后来嘛,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又不能明目张胆地问,就想了个法子,一探究竟。”宋老板说。
 
做生意开店的人,多少有点信风水,各路大师也认得几个。宋老板亦不例外,手机上就存着一个“慧眼大师”。宋老板拿了一饼陈年普洱茶去拜访大师,把这件事简略地说了。大师微微一笑,说:“这好办,我心中已有分寸。下月初你假装请我去看风水,我自然要在你店里勘察一番。到后厨时,你便趁人多偷偷地把那个洗碗工指给我看,我只消用照妖宝镜轻轻一照,就知道他到底是哪里的神仙了。”
 
宋老板大喜,又恳求大师只照妖、不降妖。毕竟这样的洗碗工十分难得,宋老板此举只为满足好奇心,并不求把话挑明。
 
转眼到了下月初,大师依计前来店里勘察风水,装模作样一番。见用餐高峰已至,众人忙碌,大师便说:“哎呀,忘了后厨了,这处宝地的风水不可不看。”
 
大师随宋老板到了后厨,果然看见一个蓬头洗碗工正在发奋刷碗,目不旁视。大师心中暗奇,走到洗碗工身后,从怀里掏出照妖宝镜,兜头一照。宋老板心跳如鼓,一来担心大师行动暴露,洗碗工撕下伪装吓坏客人;二来担心这么一照,照出洗碗工当真是什么了不得的妖怪,凶吉难卜。见大师睁大双眼,宋老板赶紧揣着一颗到了嗓子眼儿的心凑过去一瞧——
 
镜子里不是凶神恶煞,也不是眼前这个洗碗工,而是一只毛茸茸、圆乎乎、黑眼灰毛、前肢短小的动物,身后还拖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尾巴。宋老板一愣,大师已经不动声色地收好镜子,继续在后厨指点了一阵风水,两人便赶紧退出屋外。
 
宋老板问:“那是什么东西?”
 
大师笑道:“你没见过?”
 
宋老板说:“可能见过,名字叫不上来。”
 
大师哈哈大笑:“有事儿没事儿爱洗东西,每顿必须吃水果,我说是啥,原来是浣熊啊!”
 
宋老板恍然大悟:“是浣熊啊!”
 
大师说:“可不。除了浣熊,还有谁天生爱洗碗?这么说还真是很适合做洗碗工呢。”
 
宋老板由忧转喜,问:“是不是也不用防着了?没什么危险吧?”
 
大师说:“放心吧,这一类性格温和,只要吃饱睡足,没什么麻烦事。不过,他们有点死心眼儿,最恨反悔,如果有人答应了他们什么事情又中途不算数,那恐怕要倒霉。”
 
说到这里,宋老板停下故事,看了一眼李老板。后者还沉浸在惊愕之中。于是宋老板接着讲他的故事。
 
那天送走大师,宋老板心花怒放,出门买了一篮子水果,特地找熊洗碗工谈话。谈话内容很简单,宋老板只问了一个问题:“小熊啊,我看你做事不错,你们那儿的人估计都有你这个优点,你能不能再给介绍几个老乡过来?”
 
熊洗碗工答应了,回了一趟老家,不久后带回来好几个和他一般身高、一般长相、一般口音的老乡。宋老板备下各色鲜果,热情款待,绝口不问这些人来自何方。第二天,宋老板辞退了原先的小工,全部换成熊洗碗工的老乡们。这样一来也没有了宿舍室友抱怨的问题,反正都是他们一类住在一起,爱什么时候吃水果都行。
 
此后,后厨工作效率飞涨,店铺越来越红火。很快,宋老板开始筹备开分店,没多久又有投资人找上门来,要他开成连锁餐饮。这一切自然都是高效的浣熊洗碗工的功劳。谁也不知道宋老板的店为什么翻台率这么高,人工成本又这么低。
 
听到这里,李老板不禁露出艳羡的神情:“我花了多少力气才说服投资人,没想到你毫不费力,反倒让他们上门找你。”
 
“我并没有什么长处,听说浣熊福相,招财神,我运气好估计是因为店里有他们在吧。”宋老板说。
 
李老板的心又动了一下。
 
“你看,我可是看在咱们同学的份儿上,才把商业秘密告诉你。”宋老板拍拍空了的椰子,对李老板说。
 
李老板连连点头:“我知道我知道,绝不会说出去一个字。”迟疑片刻,李老板换了试探的语气开口:“话说,要是我也能招聘浣熊来洗水果,就再也不用发愁顾客投诉的问题了。宋老板,你看,你能不能,让你的浣熊也给我介绍几个员工?”
 
宋老板似笑非笑地看着李老板,李老板一阵心虚,赶紧赔礼道歉:“宋老板,你别误会,挖墙脚这事儿我是不干的。我就是说,浣熊也有就业问题,咱提供工作岗位待遇优厚,帮助它们脱贫致富,也挺好的……”
 
宋老板摆摆手,打断了他:“李老板多虑了。这点小忙我是愿意帮的。不过嘛,你要是也能帮帮我的小忙,就再好不过了。”
 
“什么忙?你说!”李老板拍了拍胸脯。
 
“你们做鲜榨果汁,水果进货有专门的渠道吧?据说都是海外专送,有机优质果源?”宋老板问。
 
“那还用问,我们的供应商精挑细选,每天送货,来的都是一级果。这种水果在市场上很少,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呢!”李老板骄傲地说。
 
“那就好。你看,我们公司浣熊这么多,每天都得吃掉成筐的水果。我们做快餐的企业,对水果哪有研究?也没有合适的进货渠道。你能不能去你的供货商那儿,给我们预购一年的水果?你把费用一次付清,让他们每天给我们送一批鲜果就行。这笔钱就算是我把浣熊们介绍给你的中介费。”宋老板说。
 
李老板愣了愣,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提这么个要求。一年的水果费用虽然不少,但比起他的当务之急来,实在也不算什么,毕竟花的是投资人的钱。而他的果汁店如果用户体验再上不去,投资人就有撤资的危险啊!脑子里这么一转,李老板顿时分清了轻重缓急,语气坚定地说:“小意思,我这就办。”
 
宋老板也说话算数,见到水果公司的供货订单、收到第一批鲜果之后,立刻给李老板的果汁店安排了几位洗碗工,哦不对,应该叫洗水果专员。这批专员成了李老板集中宣传的招牌,“现洗现榨,新鲜洁净看得见”。
 
夜深人静,宋老板的店打烊关门。一群浣熊欢天喜地地围坐桌前,等着宋老板给他们发水果。一双双溜溜的眼睛充满向往。
 
“这种进口水果就是好吃!”浣熊们双手捧着水果,埋头享用,不时发出赞叹。
 
“没想到老宋的法子当真管用,人类真是好骗啊。”一只浣熊说,“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并不会洗水果吧?”
 
浣熊们想象着自己的同类手忙脚乱对付那些圆滚滚的水果的场景,爆发出一阵大笑。
 
“而且,这次被推荐到那边的竟然还有爪爪乔——那个家伙和我住一片林子,手短得连屁股都挠不到,居然要去,洗,水,果!”另一只浣熊说。桌边又爆发出一阵大笑。
 
“发现了又怎么样,雇佣浣熊洗水果这种事情,他们不敢公开的。何况他们已经预付了一年的水果费,这一年我们都有上好的免费水果可以吃。”宋老板沉稳地说。眼下,他不再是和李老板一起坐在沙滩椅上度假的人类模样了。他脱下了西服和衬衫,换上了自己的棕灰色毛衣、系上黑白相间的围脖,瞬间就变回了一只浣熊的样子。即使如此,也是一只颇有威信、沉稳大气的浣熊。
 
“说真的,老宋,你是怎么想出这法子的?”一只浣熊嘴里塞满了苹果,含糊不清地问。
 
“哈,还不是黄河商学院里学来的套路。现身说法,诱之以利,再打消顾虑,对方十有八九要上钩。”另一只浣熊代替宋老板回答道,“人类只想着发财致富,才不会明白骗来的果子最甜这个道理。”
 
“如果对方发现我们派去的人不会洗水果,想要反悔怎么办?虽说他们预付了一年,但说不定也会强行取消。”之前的那只浣熊说。
 
“绝对不会,”宋老板微微一笑,“你们刚刚说的套路里还少了最重要的一条:讲明利害。我早与李老板有言在先:大师说了,浣熊最恨反悔,如果有人出尔反尔,一定会遭到报复。我笃定李老板不敢冒这个险。放心吃你们的水果就是了。”
 
“话是这么说,但一年到期以后怎么办呢?”一只年轻的浣熊仍然有些担忧。
 
旁边的大个子浣熊在它头上敲了一记:“管那么多!一年以后,我们早就找到新的法子骗人类了啊!”
 
这句话一针见血,浣熊们再也没了顾虑,低头大嚼起来。四下里弥漫着水果甜美的香气,和一片欢快的喀嚓喀嚓、吸溜吸溜之声。

(责任编辑:阿芙拉 afra@wufazhuce.com)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