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开到荼蘼

文/越清枝

 

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印象深刻,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个被生活折磨得体无肤依旧努力向上的美丽女性,即便是碰到种种不堪的境遇仍然乐观坚强地向上攀援,只是命运最终还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她的生活也许真的出现转机、有所改变的时候,她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生命。

 

尤其记得那句台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那时候并不知晓这句话的出处,看太宰治的书出是去年的事。日本的文学充满一种颓唐悲哀的美。日本人似乎也很推崇这种破碎之美。相比较而言,日本文学的一大特色便是私小说的盛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三岛由纪夫的《假面的告白》,都以意识流的写法,进行一种半自传的剖析。

 

与中国先祖传下来的所提倡的中庸之道不同,日本的民族性似乎更加浓重。这里的“浓重”的含义并不是指民族性的强弱,我相信任何一个民族的强弱性无可指摘,不应当区别对待。只是民族性也跟民族文化一样,有一些民族特色。而日本来讲,似乎更极端一些。

如果这种民族性反映到个体上,就是执着。反映到文学上,会有一种涅槃般的美感。初读时会有些许压抑,读得多了,发觉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就像小王子那个孤单星球上绽放的一朵玫瑰。

 

前文已经说过,最近刚看完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痴人之爱》也好,《春琴抄》也罢,男主角实现自己的爱情的方式都是将自己做为爱情的祭品。

 

《春琴抄》中,仆从佐助年和小姐春琴四岁,在他见到春琴时,春琴已然失明了,但是这并不影响春琴在佐助心中的美,反而生出一种别样的魅力,恰到好处。他对春琴百般听从,悉心服侍,拜春琴为师。春琴的琴技精湛,然而春琴的任性、骄纵与奢糜随着年岁的增加有增无减,导致她树敌众多,在一个平淡无奇的睡梦中被毁了容。春琴大概也是在乎佐助的,虽然她嘴上不承认,她害怕别人看到她毁容的样子,尤不愿意被佐助看见。于是佐助找来缝纫针对着镜子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很难想象,一个男人为了留住心爱的人在心中的完美形象,拿看针对着镜子把自己的双眼戳瞎,并且为了感受到了自己和爱人的一样的世界而欣喜。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服侍着她,除了吃饭外的所有细枝末节,直到她死去,他依旧活在有她的记忆里。 

 

这种在正常人很中不正常的爱恋,像是干涸土地上开出的妖冶的花朵。浓烈,拼尽全力。

大多数人的理想生活,总是趋于多样化,过丰富的生活,有多元的体验。相反,绝对单一的生活是不能忍受的。人们渴望绝对忠诚的爱,自己却无法做到。人们给予对方很多温暖,自己却求而不得。

所以如此来讲,若是能得到一颗心,简直太棒了。

再反过去想想,曾经读过的渡边纯一的《失乐园》。当时不能体会的,现在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若是不能一辈子绚烂如春花,不如就开到荼蘼。

 

 

评论(3)

热度(91)

  1. 优雅的刺猬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生而为人
  2. Sony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3. chanwaihin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