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秘密花园(二)

(再来贴个文。感觉羞羞哒。)
 《九重宫阙》

清枝

 
看着斯年的脸在我的眼前越来越大,想起了泾河边的那一瞬间,脸红耳热,地转天旋。 
回去后心惊肉跳,不可思议,却又有些意犹未尽。那种唇齿相依的感觉,快想不起来。
又一次,你的双唇又覆在我的唇,你的火热融化我的冰冷。你颤抖着长长的睫毛,我却闭起眼睛哭了起来。
就是这个契机,要将这么多年的孤独,无奈倾尽。
斯年捧起我的脸,问:“慕兰怎么哭了,我欺负你了?”
我说:“你很好,我只是觉得太难受了太压抑了……那种积压在心中说不出来咽不下去的感觉,真是……毫无头绪……”
“慢慢哭,哭出来就好了。”斯年搂着我的肩陪我坐着。
这算什么安慰?也好,让我痛痛快快哭一场。
斯年就这样坐在雪地中,听着我哭哭啼啼絮絮叨叨地讲述了我这几年来的种种经历与心路历程。直到我冷静下来。
“那我们还要在这坐多久,我好冷。”
我破涕为笑,在斯年衣服上擦了擦眼泪和鼻涕,从他怀里站了起来。他的腿已经麻得不行。我趁机落跑,朝身后喊:“来追我啊!”
四天后,才行至柳州,正是黄昏时分,落霞满天。一轮红日低垂在地平线上,宛如远去的爱人,令人心醉。
柳州相对于越州在南方,温度虽然适宜,却是沁人肌骨的湿冷。在冬日的夜晚,也是寒意阵阵。我虽生在柳州,如今也是个异乡人了。
就在山脚下落脚。来翠松山的目的是为了祭拜我爹。
翠松山是柳州唯一一座山,因山上长了许多松柏而得名。“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原本只是将父亲的草草安葬,后来到了郁府,在清明时节央了郁天将父亲和母亲的坟迁至翠松山。郁天问我为何不迁至越城。我想我爹娘还是愿意呆在故乡吧。这么多年来,我也只有出宫后才第一次来这里祭拜,算上这次是第二次。
我的心有一种陌生的慰藉,如幼时在襁褓之中。
今夜,我和斯年在一个被窝里,如同一对久别重逢的夫妻。
斯年在烛光下亲吻我的眼睛,亲吻我的鼻尖,亲吻我的嘴唇,一路向下。
此刻的斯年如同一只被点燃了欲望的幼兽。不,他已经不是一只幼兽了,而是散发着浓重雄性气息的野兽。他全身涌动着热血,奋勇前进。看着他迷离的眼神,我不知所措。
忽然间颈上传来牙齿咬啮的刺痛,让我微微地叫出了声。我略尴尬,斯年狡黠地看了我一眼,戏谑一笑。这声音又刺激了斯年把事情办到底的决心。肩膀上又是一阵啃啮的刺痛。
“离开我这么久,这是对你的惩罚。”斯年说。带着一种迷离的魅惑。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好的,你要的都给你。你没有的,都补给你。
第二日,我们两个早早起床,洗漱完毕,踏着山间的晨露去扫墓。
晨霭遍布山林,如临仙境。第一次来的时候废了我好些时候才找到爹爹的墓。虽然修起得很好,但已是荒草丛生。我从篮子里拿出备好的几碟小菜和一壶好酒,给斟上。爹爹当初没能看着女儿长大成人,没能看着女儿出嫁喝杯老酒,如今也不用了。就当是庆祝女儿死了一回获得新生吧。
记忆中的印象已经有点模糊。走到一个岔路口,正踌躇要往哪里走时,斯年拉着我的手走了右边的一条路。
“你怎么知道往这走?”我问。
“难道你确定往哪走吗?既然不知,为何不能往这走。万一是呢。”
果不其然,弯弯绕绕就到了爹爹的墓前。
“哎?我娘的墓什么时候也迁过来了?”我上次来的时候明明只有爹爹在这。
我望着斯年。“我以为你死掉那会真是内心无比悲凉凄惨生无可恋。忽然想着你爹娘分开久肯定很孤单,就把你娘的墓也去迁来这了,好让他们地下能作伴。”斯年说得一脸虔诚的样子,内心戏可能是“是哎,就是我,是不是很感动呀”。
我弯下身给爹娘的墓上除草。斯年一起帮我。
“其实我还知道一个小秘密。”斯年道。
“嗯?你说。”
“就是你刚离开后的那个清明我来过这,发现这有被人祭拜过的痕迹。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你说不定没死,还活着。而且好多次我都把江心月当作是你。”
“那你怎么不早说?也没说认出我了呀。三年来都装成个谦谦君子,对我敬而远之。”我顺势这么一说。
斯年不满了起来:“要论薄情我还真比不过你,三年来我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度日如年的,是你不认我而不是我不认你。再说我本来就是谦谦君子啊,难道你才走我就要对一个陌生的女人示好吗。再说了,我要不是君子,这几年怎么守身如玉的。你不知道这满越城多少大家闺秀挤破头想嫁给我呢。就你,占着茅坑不拉屎。”
我被斯年说得忍俊不禁,扑哧一笑,也有些愧疚,道,“好好好,以后拉屎。”
“……”斯年陷入无语之中。
下山路上,我问斯年:“小的时候就不说了。就这几年吧,在望春风,相比较宋成双,你是一惯以玉面冷公子的身份出现的,平时板着脸也不跟人讲话,就算跟我单独在一起也不多言几句,怎么我做回慕兰之后你就性情大变,这么贫嘴了呢。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翻脸比翻书还快,我看这话形容你也很合适。”
“哎,身为一个沉熟稳重又情深似海男人,当然我也长得俊俏有些才干有些家势,当然要保持低调了。原因我跟你说过了嘛……”没等斯年说完我就拍了拍他的后脑勺。
“说正事呢,严肃点。”
“好啦。那我跟你老实交待。因为我怕在你离开之后又爱上江心月。那时候我觉得她是你,又怕她不是你。我想接近她,和宋成双一样。可是我怕她不是你,爱上她,却背叛你。懂吗?每次一想到你就那样离开人世,就心如刀绞,也无心春花秋月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