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西北之南

     文/柯诺  

      你肯定和我一样听过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也洞悉其含义,却唯独不了解关于关于五年的说辞。可怎样的修饰才不至于让五年X X显得突兀又不逼仄呢?

 

       以我为例,五年于我就如先人们结绳记事,五年打一个结,五年结一个节。当我以五年为单位审视过往时,我只能匆匆地讲一些篇章错落且不成故事的片段……

 

       我对第一个五年的印象是模糊的,任凭我再努力,都无法将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串起。第二个五年和第三个五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多到我自己害怕去触及。有些事情就像你牙齿末梢脆弱的神经,一旦碰及到,苦楚电波般迅速爬满全身,无法制止。但是,有时候回忆是会骗人的,一滴眼泪也能变成琥珀,再小的事附着的回忆都能熠熠生辉。但其实经历的时候,也不过是那样而已。不过,那个阶段还是有童年的。每个人的童年都像一颗熟透的樱桃,提起时总是可以让人咀嚼好长一阵儿。儿时的玩伴,幼时的小伙伴,如今早已是天各一方,有些恐怕已经忘记了模样。可是,我们终要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生活。

 

       远方,我,诚挚地为你们祈福: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过你们最好的生活!

 

       第四个五年,也就是五年前,我正在读初三,准确的说是初四。零九年中考,结果我分数不够,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于是我毅然决然地选择复读,也正是那一年,我第一次做了件让我爸无奈的事情。也是那一年,我开始了第一段恋情。也是那一年,我开始懵懵懂懂地成熟。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并不是毅然决然地去干嘛,而是大义凛然的走上一条规定的道路。现在我也清楚,那种起初的毅然决然被事实上的大义凛然所取代肯定不会出现一次,不久以后它也会出现,还不止一次。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所了解的我。人是矛盾的结合体,我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人前人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我。比如在学校与家里,比如在朋友与同学面前,比如一个人和多个人时,比如面对清一色的女人与清一色的男人……我是一个虚伪的人,有一定的伪装功底。记得有几次我问我的朋友:你在家里的表现和在学校一样吗?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一样。我当时哑然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或许这是天蝎座特有的双重性格吧,也或许生活本就艰辛,我们都需要掩饰,只是有时你我没有那么棒的表演天分,以至于我们会业余地扮演多个不太成功的角色。

 

       五年前的复读还算卓有成效。成绩还凑合,人缘一般般。复读时我换了副眼镜,开始注重外表,也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当我意识到大家给我面子愿意不忽略我时,我觉得那只是因为成绩的原因,再无其他。一直以来,在一个称为学校的地方,只要一个人的成绩比较好抑或是一个有“权利”的人,那么在其身边总会围绕一帮人,不论真心还是假意,总会有人去附和几下。这样的人是纯粹的附属品,他们很难有真正的朋友,他们的视野被那种廉价的虚荣心与所谓的成就感给逼仄至死。我承认这样讲有失偏颇,我也承认曾经自己也是这种人,可现在我却怜悯那样的人。尽管如此,我仍旧结交了一些朋友,一些时间洪流冲不走的‘奢侈品’。然后,我顺利开启高中时代,但是,那并不是我有谈资的几年。

 

       如果把日历翻阅至高中阶段,我想自己留给别人的印象应该是这样:忧郁不乐观,严肃没幽默,冷峻无笑点。那时的我属于那种阴郁型的,怀疑自己是林妹妹附了身易多愁善感。别人不会乐意去靠近那样的人,但是和我熟悉的人会说我是闷骚型的,平静的外表下掩藏一颗汹涌澎湃的心。高中结束后,有一位女同学告诉我说以前根本不敢和我讲话,我太严肃了。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轻易的就会忧伤。大部分时候悲伤的情绪莫名涌来,让我招架不住。我承认自己很软弱,在不停的逃避些什么,凡事总是朝着阴暗面去想。不知从几时起,我的世界匮乏阳光。对此,我不需要解释,只是我的内心有一只猛虎在细嗅蔷薇。解释只会让你们觉得我在搪塞什么,我只想说那不是真正的我,那个我在高中阶段结束后已抽身而去,现在,他只是偶尔会出现。高中,我华丽地开了场,却踉跄地草草收场。我不在乎别人怎样评说我,鄙视我也好,为我惋惜也罢。一旦选择我会走下去,我并非别人想象或虚拟的一个标签,所有是非争议不及一缕尘烟,我也并非那些有着主格缺席的担当感的人。但我并不靠谱,我辜负了亲人的期望再次做了让他们无奈的事,让他们日后加倍的为我操心。有时,不让人操心才是最靠谱的品质。

 

       此时,我呆在中国几何版图的中心,在西北偏南之处任凭西伯利亚的风肆虐咆哮,在一所所谓的二流大学里修着所谓不入流的专业。好在有那么几次机会体会下西北的荒凉色的风情,感受这里的大漠、草原、荒丘。现在,我已经读了近一年半的大学,时间虽短,但也算是见识过不同的人,到过不同的地方,走过不同的路,看过不同的风景。得到过也失去过,也‘大起大落'过,总的来说,得到的比失去的多的多。这么些时日来,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隐忍。这不是一味忍受,而是以前觉得会让自己撑不下去的,现在可以咬着牙硬着头皮撑下去;以前觉得过不去的,现在可以笑着迎面而上;以前不停抱怨的,现在会接受然后努力;以前无法应对的,现在能够应对并坦然对之。有人说,成长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生活的不易自不待言。实际上,那是生活硌着你后留下的印记让你作为来日悼念的祭礼。当生活硌着你了,当你发现你所处的世界完全不是你想象的样子,好比失恋了你顷刻觉得自己的世界要坍塌……其实不然,会产生那样的反应只是因为你还没站稳。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有些事情和失恋雷同,千万不要累觉不爱了,而要爱觉不累,路还长不可轻易说累。给它们点颜色看看,你照样会发现绚丽多彩。

 

       但是我们这个年龄段似乎总与青春、爱情挂钩,很像一般的文学作品爱拿暴力和性来媚艳去猎奇。那么,拥有什么样的青春、爱情才不枉此生?青春如何才能对得起潮涌的荷尔蒙?何种爱情又不会浪费卡路里?

 

       青春不需唯美的词藻来堆砌外表,它一样可以真实和真切。整天宅在宿舍打撸,开口闭口游戏装备、等级、技能,和一帮朋友开心的玩通宵,第二天课上大睡甚至翘课是一种青春;有空奔向图书馆,借一大堆书熬夜看,不旷课按时交论文,一门心思扑在考研出国上牺牲其他是一种青春;奔波于校内校外,身兼数职,活跃于活动舞台又不落下功课是一种青春;出入酒吧,经常应酬,醉生梦死,约炮把妹,风流成性是一种青春;酷爱各种美食小吃,睡不完的美容觉,逛不完的商场,秀不完的恩爱,有钱没钱网购停不下来是一种青春……青春就是一场突袭的表演欲,我们没有资格去评判浮夸好还是正经差。总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未免欠妥些。历史发生的时候你没有在场,经过到底怎样无非是揣测,难免会出现赤裸裸的意淫,所以才落得个任人摆布的下场。正如我没有经历过你的经历,我不会对你大放厥词。换言之,那是缺乏“共情力”的体现。我们都有以己度人的倾向,而每个人自身的经历有限,看世界的角度和看到的世界也并不一样。‘共情’需要开放的心态和足够的想象力,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当你真真切切地理解别人的感受,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时,“共情力”就会发挥作用,让你很快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及方法。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得不说不论什么样的青春,哪怕是横冲直撞、搞得头破血流,只要你在场,就足够!就值!

 

       关乎爱情,我们憧憬爱情,期待浪漫,冥冥中却也害怕想逃离现实,绕过爱情而直达目的。就像诗人说的‘爱情看似美好,却也带来麻烦'。将爱情变成亲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柴盐油米醋的日子也并非谁都可以细水长流。爱情的列车上难免有人上了又下下了又上,这样上上下下在车进站前沿途的只是风景。对你来讲,你就是那个司机,也许让你苦苦寻觅的,苦苦等待的是可以陪你一起在终点下车的那名乘客。如果可以,对生命列车上每一个这样的人,都要奉上一千句一万句感激,一千个一万个敬畏。一贯的说辞初恋是如何如何,对美好的事物怀有好感是人之常情。只是从此以后,你我再也没有不含杂质纯粹彻底地把心完全地交给另外一个人。古时谈婚论嫁讲究一个门当户对,门当户对并不是不重要。不知你是否像我一样猛然察觉,人和人在一起时,说废话不会腻,不说话会无聊却不尴尬真是太难了。换言之,或许我们还不够成熟,至少我们还未成熟到可以拿捏好成熟感情的那种地步。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这世界上一开始,没有谁和你是同一频率的。彼此不能共振导致各种病理后果,甚至伴随着各种并发症,而你的躯体机能还没强大到自觉产生足以威慑它们的抗体。当然,这并不是推崇柏拉图式的恋爱,起码很多时候两个人要聊得来吧。之前,当我发现一对情侣亲热腻歪却视我为无物时,心中想法是冲上去从两人中间穿过并做出鄙视的姿势。现在再遇见我会想起《牡丹亭》中的寥寥数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皆非情之至也。情之所至也,吾因何若此哉!我们每个人都差不多,多少会有几段感情,当感情留白时,别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忙碌起来试着去摆脱寂寞和空虚,在等待中成为配得上等待彼此的那个人。那样,等到了你便可以说:“嗨,姑娘!我把自己最好的一直为你留着呢!”

 

 

       五年后会怎样呢?或许你觉得我是闲的蛋疼才会讲这些扯淡的话,或者是端着高大上的架子装他妈的深沉。不过五年也只是羲和御日般转瞬即到的光景罢了。再过些年我们或许要踏入了一个无比尴尬的年纪,此刻谈及看似还早,可你也不希望待时光背叛后才后知后觉的我们想要依靠自己时却发现自己靠不住,我们想要做自己却还没认清自我,我们安慰自己还小却不得不承认一些同龄人已经是孩子的爸妈,甚至部分同龄人的孩子已经会跑了的事实。而如今,生活不是你爸妈,它不会惯着你;时间不是你兄妹姐弟,它不会让着你。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要被推搡出来。外面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好,罪要自己受,亏要自己吃,路要自己走。没有人再有理由理所当然的该去帮你,即便是前有迷雾后有压力。五年后,也许你还在读书,也许你已经工作,也许到国外镀了一层金,也许有了大也不大还算温馨的小屋,也许你正沉浸在一段幸福之中或者正经历着苦难……写到这时,我曾一度墨尽词穷,总感觉自己有卖弄风骚的嫌疑。现在的大环境下,但凡拿不出干货的人都会想到贩卖情怀,情怀这东西具有罂粟般的魅惑力,尤其是大众无力获取到期待的慰藉感时,情怀可使人上瘾,丧失出来看一眼真实世界的能力。所以为了避免成为那种怪胎,我向一个朋友寻求了帮助。

 

       等待答复的那几日,我就想自己为什么要染指如此严肃沉重的话题呢?何必活那么累……结果,收到了朋友的回复。他让我做好结束它的准备,写不下去是因为我还在经历着,以前的经历毕竟有限,况且我还有太多太多的未经历,最后推荐我看一看梁实秋的《中年》,最好再听一下朗诵版。我对他的指正与建议很是感激,如果继续把我仅有的故事倾轧下去,你会厌烦我会愧赧。最近王蒙出了本新书《闷与狂》,文坛中那些后继者们评说打诨道:“这不像一位81岁老者的作品倒像18岁小伙该吐露的字眼。”人家老来尝蜜有板有眼,我凭什么未老先衰看似吆五喝六实则故弄玄虚呢?我不该僭越。诚如《中年》所讲“科班的童伶宜于唱全本的大武戏,中年的演员才能担得起大出的轴子戏,只因他到中年才能真懂得戏的内容”

 

       当下我没必要杞人忧天自寻烦恼,我的力量有限,糟糕的依旧会糟糕,美好的仍然会美好,心里有些追求就好!至于接下来的五年,或好或坏抑或恰到好处的遭遇些就好。谁知道会怎样呢?确定的是我会静静地在那里不躲闪。突然想起一首歌——GALA的《追梦赤子心》。歌词虽不华美,嘶哑里却呐喊出了心声,那股歇斯底里劲也久久萦绕于眉宇之间,舍不得消散。

 

       有次我去到了离台湾最近的地方,站在那里台湾的金门依稀可见。背后“一国两制,祖国统一”几个大字赫然矗立在海堤上,可面朝大海时,咸咸的海风却拂来几缕淡淡的味道,远方海天相接处朵朵云彩时不时俯下身来吻舐大海,细语呢喃。那时我脑海里影印的不是其他,而是如果我有幸去台湾旅行,我一定要乘台铁,为了那种类似绿皮火车的怀旧感。在某个假日的傍晚之后,车上空空荡荡,一节车厢里面只有我一个。看着夕阳在时光印记的车厢里洒下变换的光影,唱一首关于流浪的歌……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