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杂谈(作者:柯诺)

 那时我们有梦想/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现在,黄叶铺满了地,慢慢的你我已不再年轻。我不是在给自己贴什么标签,标榜自己多么多么的老,这只是心理年龄的作用罢了,而且据测算我的心理年龄达到了30,一个而立之年,多事之秋的年纪。现实中我依然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做这个年龄该做的事。只是一朋友说他的手机丢了,里面有许多照片和一些自己平时写下的还未来得及整理的文字也一并丢了,这才是最让他伤心的。对我来讲,总想写些东西,可总因为种种缘由未能完成;再者内心难以平静,不能投入进那种状态。与他相比,他走的着实比我远。

就像北岛先生《波兰来客》里描述的那样,我也曾有过那样的梦想,可在与现实的博弈里,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再去坚持那些梦想。关于文学:高中时的班长是大家公认文采比较不错的文青,他的名字就是一种诗意的符号。在他的带动下其他男生也展露出了自己的锋芒,而我充其量算是个假文青,以前是,现在也是,将来还是。我们近代史的老师从不标榜自己是个知识分子,尽管汪老师的学识也不浅,也像我们之间的大多数,年轻时愤青、写诗、玩弄文字游戏。他说自己在眼前的体制下仅仅称得上一位知道分子。高中那会儿驾驭不了文字,现在勉强可以驾驭会儿。虽说如此,还是会码一些字。明知道自己码出来的字没有多少人会看,但深夜码好字后还是会试着找一些付一定稿酬的约稿方。我并不是奔着稿费去的,你也知道现在的写手超多,各种平台,多种渠道,线上线下,不论哪种类型风格的,你都可以如约相见。或许正因如此,稿酬并不高。之所以在乎稿酬,是因为如果某天收到寄来的稿费,说明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会有一种得到别人认可的归属感从心底萌生,那种感觉棒棒的。

关于爱情:去年开始了一段恋情,不过没多久就结束了。准确的说我不相信爱情,比起爱情我更相信人,之前总是听到有人说异地恋不靠谱,趁早结束。其实,没有不靠谱的感情,只有不靠谱的人。特别是异地恋,我身边不乏有异地恋者,有分手的,也有继续的。一个朋友和我的境遇类似,进入大学不久就和远在他乡的对象和平分了手。朋友的朋友,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澳洲,彼此的感情维持了六年,回国后两人领证结婚;另外一对,一个在澳洲,一个在大陆,这段感情具体维系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回国后两人分手了。分分合合,说不清谁对,道不明谁错,不合适就散,别耽误人家继续寻求真爱。一次有人对我说她貌似病入膏肓了,理由是她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手机看,上课看、吃饭看,上厕所也带着。或许异地恋就是如此——养了一个手机宠物,可你不觉得这也是一种美好的经历嘛?!异地恋的好处就是可以避免一些小摩擦,减少依赖的腻歪感,坏处则是当你需要对方的时候,Ta不能及时地出现在你身边。有人说每个人的感情故事都可以写成长篇小说,本来想着关于你的故事可以写个大长篇,但写着写着突然发现没什么好写的,以前的事情,放在以前就好。可我还是想某天把《你好,姑娘》给码完,这里有我从你那学到的东西,同样,我也感谢你出现在我有限的生命中,让平静的湖面泛起了涟漪,荡起圈圈波纹,久久不能消散。至于现在,一个人也不错,这样我可以调试自己的频率,以便可以找到一个可以与我共振的人。前天军哥给我们上课时讲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他20岁就大学毕业教学了,那时他和女学生谈恋爱,把人家女生培养成女人后,人家就把他甩了……希望我不步军哥的后尘,我只祈祷遇到一个可以聊得来的人,其他的一切都是扯淡。

关于旅行:上个月的这个时候我已经到达西宁,回来时在火车上我们一行人邂逅了一名美丽的德国姑娘。刚要登车时我就发现了她,她一副西欧人的大众脸像,名副其实的金发碧眼,还背了一个大大的旅行背包,我当时就告诉了大伙我的发现。登上车后我们六个迅速对号入座,刚好我在过道边。这时我再次发现了她,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坐在我朋友的对面,而此时对面坐了一对中年夫妇。然后我听到她用英文向那对夫妇解释自己也坐在这里,而且就在窗口边。中国夫妇似乎听明白了她的话,起开让她进去。我们六个人本来是连号的座位,可是我们并没坐在一起,况且在进站前我们买了吃的和扑克牌,于是我们便商量和那对夫妇换一下座位,他们也答应了。接着我们准备开始玩几局,玩之前我们便试着和那位外国友人搭话,因为怕打扰到她,结果我们便聊了起来,虽然说的是蹩脚的英文。聊了一番后,我们得知女孩名叫nora,来自德国的法兰克福,也在读大学,年龄和我一样,主修专业为Social Policy,也是差两年毕业,她一个人来中国旅行,已经呆了two months,two weeks.之前也是去了青海湖,下一站是敦煌,然后到西安,完了到北京,接着就是从北京回去,结束这次旅行,她之前也有来过中国,去过上海和台湾,不过那些时间大部分都在实习。或许是我们太兴奋了,能偶遇如此的姑娘,我们便和她一起拍照留影,不过她当时说了句:If I were you,I won't do this.后来,她我们一起玩扑克牌,一个朋友教着她。在他们玩牌期间我也拍了照,可当我举起手机后,觉得那样不太好,感觉像是在偷拍,于是补充句:“Can I take a photo for you?”好在她欣然应允了。快要下车了,大家也玩累了,我们便又开始聊天。当她看到我们吃泡面时,她一脸的鄙夷,因为她们德国人从不吃泡面,因为在她们看来那是非常不健康的食物。我们还为此大费周章的解释了一番,她甚至拿出相机拍我们的那几桶泡面,还给泡面上的代言人汪涵来了个特写。聊天中她告诉我们:“I have no phone,no Internet.”当时我就想她为什么这样说呢,难道是对我们心存芥蒂还是她们本来就那样呢?聊着聊着,她让我们给她起一个中文名字,我们想了想后,大家决定用我想出的那个——璐娜,我们告诉她这是音译过来的,她以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接受了,不过后来我们写的时候写的是‘卢娜'。我们也告诉她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并用英文标注了一下,可标注时我犯错了,一个比较级的单词忘了加er,结果让她很是疑惑。唉!我们回去真是应该好好补一下英语了,这确确实实是大家的同感啊!火车很快驶到了兰州,我们一起出站并把她带到进站的检票口,她谢过我们然后大家挥手说拜拜,临走时一个朋友还送了她一包我们从西宁买的牛肉干。那天我们真的是很兴奋,那趟旅行也很开心,真希望以后我可以经常出去走走停停看看。在路上你总会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有时候,和人聊天也是一种简单的乐趣。在路上,你会碰到不一样的过往,某种敬畏会从心底油然而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少年鲜衣怒马,杖剑走天涯!就像此般,或者甚于此。

关于酒精和尼古丁:现在我们时不时会喝些酒,虽说喝的不是什么好酒,但劣酒也烈,伤人也炼人,不敢说自己酒量好,因为在我们宿舍里我是最不能喝的那个。也明白酒精那玩意饮用太多不好,可有时不得不饮,就像香烟,可能你是一个不抽烟的人,即便如此,你身上还是得带着火机和烟,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我并不排斥尼古丁,毕竟从有机化学的角度来讲,C,H,O是三种人体组成与必需的元素。有时,若我们无法直击痛楚,不妨来试试这些东西,它们是逃避最好的催化剂。大可以去读一下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这部小说,或者看一下《On The Road》这部电影,感受一下萨尔嘴叼烟头双手敲字的那种错觉。醉生梦死,吞云吐雾这种事情固然美妙,可当你厌倦的情绪袭来,无助感快要将你撕裂时,这些都难以填补内心的空洞,此时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那次和朋友一起爬山,谈到了写作。他是一位某校某刊物的编辑,同时也负责一个模块的撰写。他说:“现在的我们写出来的文字价值不大,甚至缺乏意义,更多情况下我们不是在纯粹的表达什么内容,而是把自己一时的想法或积攒多时的想法写下来去和别人交流。”


评论(1)

热度(44)

  1. endingit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在二十几岁的年龄,想着三十几岁的事,却还是像二十几岁的做
  2. 二道白河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