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疯·爱 (原创)

(本文来自于投稿作品,如果你也要投稿,请点击阅读文字主页,点击投稿选项,即可投稿啦)

来到蒲村第二天,二姨就跟现宝似的拉着我到处串人家。姜婶的好客真是一点都没变,把我和二姨俩个人硬生生的溜到月亮挂上树梢之时,估计是看天色不早了,就放我们回去了。二姨牵着我的手匆匆往家赶,猛地听到‘砰 砰’的碗摔在地上的声音,二姨摇摇头:“妮子肯定又要折腾一整夜了,都是她那个妈造的孽啊。” 

二姨口中的妮子当年是村里一枝花,人长得清秀,又什么活都肯干,特别找人喜欢。村里堂客们经常开玩笑说:不知道哪个小伙子会有这么好的福气,能把妮子娶回家。其实妮子心里早就有人了,就是跟妮子一块儿上学的程浩。

妮子和程浩不算青梅竹马,但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了。上了初中以后,两人还是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周末一起疯玩。妮子也被学校的那批小混混盯上了。一次放学后,妮子还是跟程浩一起走回家,路上被一帮叼着香烟,穿着背心,头发竖起还染成不同颜色的小混混拦截,带头的一把把程浩推开,指着程浩恶狠狠地说:“不想惹事就赶紧滚回家,什么都没看到,听明白了吗。”说完就径直走向妮子,妮子吓得直哆嗦。程浩自然是不会丢下妮子不管的,他随手抄起脚边的木棍向头头砸去,见血了,这下可把头头惹恼了,手一挥:“兄弟们,上”七八个人疯子般冲向程浩。妮子在一旁拼命的求头头,让他别打了,妮子求的越厉害,头头就越享受。一顿毒打,眼看着程浩奄奄一息了,头头才让小弟们停下,扬长而去。妮子赶紧跑到程浩身边:“你怎么样了,上医院吧。”程浩死活不肯去,硬着头皮说,没事没事,一点皮外伤。妮子拼命地流眼泪,说:“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程浩温柔地抱住妮子:“我都没碰过你,他们怎么能碰你。”那一刻,妮子对程浩的好感以上升到痴痴的喜欢,并且再也没停过。

一眨眼,俩人都上高中了,学校有人来招兵,程浩从小就向往当兵,就报了名,一切条件都符合。但唯独放不下妮子,程浩习惯了天天和妮子在一起,习惯了在妮子需要他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出现,习惯了习惯。但妮子在上高中,程浩也只是当几年的兵就回来,大家都没想那么多。程浩走的前一天晚上,妮子和程浩聊到半夜,程浩屏住呼吸,深情地望着妮子,说:“妮子,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你等我几年,等我回来我们还在一起,好吗?”妮子早就做好了等着程浩回来的准备,把头轻轻地靠在程浩的肩上,点点头。他们俩约定每周写一封信,倾诉思念,分享趣事,分担烦恼······

信是连接两颗心唯一的工具,每封信都是一笔一划慢慢熬成的,带着墨香,附上牵挂,盼着信能早点到达对方手中,想象着对方庄重的捧着,激动的念着,仿佛俩人从未离开,那一刻,心比任何时候连得都要紧。

三年结束了,妮子高中毕业了,程浩的当兵生涯还未结束。

来妮子家提亲的人家还真不少,妮子的妈可乐坏了,看到女儿这么抢手,可不得好好挑挑嘛。妮子她妈给妮子相中了一个,无论是家境,人品还是长相,妮子她妈都中意的不得了。她把妮子叫到跟前,把她相中的女婿给妮子瞧,哪知妮子看都不好好看一眼,说自己还小,还不想嫁人呢,再说要嫁给谁也得她自己说了算。妮子她妈气的直哆嗦,自己费心费力给女儿找对象,结果女儿还不要看。妮子她妈急的不知怎么是好,生怕夜长梦多,过几天人家还不同意了呢。妮子她妈想起了那个去当兵的程浩,想起了妮子老躲在房间里看信,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当晚就做出了决定······

她每次都偷偷去村口,替妮子收了信,然后有偷偷地藏起来。一次一次又一次,她就不相信这个妮子会不死心。

妮子收不到程浩的信,自然很着急,刚开始她安慰自己说程浩可能太忙了,可大半年都过去了,一封信都没有,妮子寄出去的信就像打在空气里的拳头一样,没着没落的。妮子她妈过来劝妮子:人家可能在部队那边看上哪个姑娘了,就算没有,也不想跟你好下去了,这么久还没来信你怎么还不明白呢?妮子她妈一天这样说,两天这样说,天天在妮子耳边这样唠叨。妮子有得不到程浩的回忆,对自己,对程浩一点点开始怀疑。整整一年,程浩音信全无,连一封信都没有,妮子终于绝望了,她知道程浩一定不再喜欢她了,程浩一定是怕自己伤心所以不敢告诉自己,就用不寄信的方式了断······妮子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妮子她妈又开始催妮子同意这门婚事了,妮子对程浩失望至极,认为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活完一生大概就是自己的命吧。于是妮子同意了母亲一手安排的婚事,哪怕这个人妮子实在是没什么感觉。

婚后,妮子还是做了一个称职的妻子,母亲。她明白自己与丈夫之间没有爱情,但她相信也许这就是生活,生活本该如此。知道,程浩回来了······

程浩一下火车,径直奔向妮子的家,妮子见到程浩,心里汹涌澎湃,但一想到程浩不遵守约定,便冷冷地问程浩:你为什么不回信,为什么,为什么!程浩脸色发乌:我一直都有给你寄信啊,你为什么不等我,你为什么结婚了!妮子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断了,疯了。

妮子疯了,认不清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女儿,她一个人住平房里。丈夫有时会送饭给她,但妮子已不再是妮子了,她会时不时砸碗砸盘,时不时的发疯。

疯·爱 

评论(4)

热度(24)

  1. 顶胜SVIP互联网金融团队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