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字

每天多一点阅读,让文字有温度~

心意 吴念真

他不记得父亲这一生在子女受到挫折或得到荣誉的时候曾经以拥抱来鼓舞或嘉勉他们,至于“我爱你”这三个字,这辈子是否曾经从父亲的嘴巴里冒出来过,他更始终存疑。

在母亲年纪比较大的时候,他曾经有一次以玩笑的方式试探着问她:“妈,爸爸这辈子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

没想到他母亲的回答竟然是:“他?如果他跟我这样讲,我一定觉得他发疯了,不然就是醉茫茫把我当成酒家女!”

不过,他倒是记得大约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父亲傍晚回家的时候都会把他叫到身边,打开铝制的便当盒,用筷子戳起里头的两颗鱼丸递给他,然后静静地看着他吃完。

也许这是人生中少数和父亲那么接近的时光,所以他记得特别清楚,尤其是父亲那...

寻路的人 周作人

赠徐玉诺君

我是寻路的人。我日日走着路寻路,终于还未知道这路的方向。

现在才知道了:在悲哀中挣扎着正是自然之路,这是与一切生物共同的路,不过我们意识着罢了。

路的终点是死,我们便挣扎着往那里去,也便是到那里以前不得不挣扎着。

我曾在西四牌楼看见一辆汽车载了一个强盗往天桥去处决,我心里想,这太残酷了,为什么不照例用敞车送的呢?为什么不使他缓缓的看清沿路的景色,听人家的谈话,走过应走的路程,再到应到的地点,却一阵风的把他送走了呢?这真是太残酷了。

我们谁不坐在敞车上走着呢?有的以为是往天国去,正在歌笑;有的以为是下地狱去,正在悲哭;有的醉了,睡了。我们——只想缓缓的走着,看沿路景色,听人...

推荐一本书 《情人》法国 杜拉斯 王道乾译

最后的问题 艾萨克.阿西莫夫

最后的问题,是在公元二○六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半开玩笑的情况下首次被提出来的。那时正值人类在星光熠耀的舞台上首次登场。起因是酒酣之中,以五块钱作赌注的一次打赌。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亚历山大.雅道尔及保杉.鲁波夫是“茂的模”的两个忠实仆从。那巨大的电脑一哩又一哩长的表面,那冰冷、卡嗒作响而又不停闪着亮光的表面,背后究竟进行着什么样的活动?这两位料理员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知得清楚。他们至少对那整个电讯传递及所有回路的基本蓝图,有一大致的概念。这个体系的复杂性与日俱增,在很久之前,即已超过任何个别的人所能全盘掌握的地步。

“茂的模”可以自我调整和自我修正。它必须具有这种能力,因为没有任何人为的力量...

谈父母与子女 培根

在子女面前,父母要善于隐藏他们的一切快乐、烦恼与恐惧。他们的快乐无须说,而他们的烦恼与恐惧则不能说。子女使他们的苦恼变甜,但也使他们的不幸更苦。子女增加了他们生活的负担,但却减轻了他们对于死的恐惧。

一切生物都能通过生殖留下后代,但只有人类能通过后代留下美名、事业和德行。为什么有的没有留下后代者却留下了流芳百世的功绩,因为他们虽然未能复制一种肉体,却全力以赴地复制了一种精神。因此,这种无后继的人其实倒是最关心后事的人。创业者对子女的期望最大,因为子女被他们看作不但是族类的继承者,又是所创事业的一部分。

作为父母,特别是母亲,对子女常常会有不合理的偏爱。所罗门曾告诫人们:“智慧之子使母亲欢乐...

进个圈子锻造自己 沈青黎

认识一个姑娘,在北京读民办大学。到北京后,她就一直颇受表姐的照顾。

姑娘的表姐是一位富商的女朋友,姑娘常常跟着表姐泡吧、搓麻将,渐渐学会了喝酒玩骰子。北京对她来说,就是酒吧里的五光十色、度假村的温泉和闹哄哄的麻将桌。姑娘就安心地待在表姐的圈子里吃喝玩乐,羡慕着表姐和她的闺蜜们的生活,盼望自己哪天也遇见一个有钱人。在这个20岁姑娘的心目中,家境不够好的女孩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就嫁个有钱人,要么就傍个有钱人,否则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下去。

另一个姑娘,也是北漂,每月拿两千多块的薪水,和老乡一起租住在地下室。工作之余,姑娘最喜欢去动物园的服装批发市场淘廉价衣服,再就是窝在出租屋里用二手电脑看电影。在这...

情歌的幻觉 梁文道

情歌无疑是流行音乐的大宗,早在20世纪的40年代,就有学者把当时的美国流行歌曲分成三大类:恋爱中的情歌、受到挫折的情歌以及表达性欲的情歌。可是在那个年头就做出这样的结论,到底是令人吃惊的。因为当年的流行音乐和今天颇有不同,除了情情爱爱,还有许多游子缅怀故乡的温情,士兵想念故国的母亲,城市人感慨传统生活的方式。情歌并非唯一一种吟唱失落情绪的歌曲。

研究流行音乐的专家Simon Frith曾把流行音乐定义为一种感伤音乐,原因就是不管个别歌曲的主题是什么,它们几乎都是失落的。亲人的离世,老家的消失,光阴的流逝,当然还有爱情的终止,皆是人所共有的经历与情怀。最重要的是我们都不介意把它唱出来。

划分

生命的源头 亚特伍德

然而有一天,却有一些细微的骚动出现在本该一片沉寂的海面上。是一个细胞,一颗生命的种子,这让当时日复一日重复环境运动和四季变幻的地球,总算出现了一些新的生机。虽然它还很小、很脆弱,无法对环境产生一些比较明显的影响。但在漫长的时间里,它不断地分裂、繁殖,一部分长出根茎、枝叶,变成了植物,安静地呼吸着;而另一些则长出了腿、触角、尾巴之类的器官,在只有浅绿色的、结构简单的最初级植物的海洋中游荡。直到有一天,海洋已经被植物充塞,于是一些植物被迫向陆地扎根。一开始一切都很艰难,可一旦它们习惯了干燥和稀薄的空气,就变得比在海洋中漂浮更加健康茁壮。而那些初等的动物也不再将好奇心局限在海洋里,它们进化出了可以爬...

人生 刘慈欣

母亲:“我的孩儿,你听得见吗?”

胎儿:“我在哪里?!”

母亲:“啊孩儿,你听见了?!我是你妈妈啊!”

胎儿:“妈妈!我真是在你的肚子里吗?我周围都是水……”

母亲:“孩儿,那是羊水。”

胎儿:“我还听到一个声音,咚咚的,像好远的地方在打雷。”

母亲:“那是妈妈的心跳声……孩儿,你是在妈妈的肚子里呢!”

胎儿:“这地方真好,我要一直呆在这里。”

母亲:“那怎么行?孩儿,妈要把你生出来!”

胎儿:“我不要生出去,不要生出去!我怕外面!”

母亲:“哦,好,好孩子,咱们以后再谈这个吧。”

胎儿:“妈,我肚子上的这条带子是干什么的?”

母亲:“那是脐带,在妈的肚子里时你靠它活着...

嗨,这不挺正常的么

文/越清枝


这两天看到一人新闻觉得蛮搞笑的,丽水一小三当街遭原配暴打,站起来后美貌惊呆众人。于是有很多网友感叹,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还要当小三。毕竟长得漂亮的人可以多一些博得他人同情的资本。

好像长得漂亮就该是个规规矩矩的好人,不会逾越道德的边界。娱乐圈出轨的大旗顠了又飘,早些的凌潇肃出轨,文章出轨,后来陈赫出轨,林丹出轨,何洁老公出轨,诸如此类出轨之人出轨之事。这些人的老婆不美吗,小三不美吗。

名妓之所以成为名妓,往往需要才貌双绝,缺一不可。虽然,在古时,女人社会地位低下,成为妓女往往是一种生存手段,更何况,妓女很多都只是卖艺不卖身的。而沦为妓女之后,也意味着这个女人有着道德伦理上的...

火车六年不到站 魏岚

我到武警医院看望哥哥时,意外遇到两个老乡。他们是兄弟俩,弟弟因为车祸住进医院。

“你弟弟住院多久了?”

“6年。”

“6年?”我震惊。

他弟弟能说能笑,只是走不了路,记忆力很差。他记不起任何人,除了他哥哥。

半夜,我听到弟弟说:“哥,什么时候下车,别忘了喊我起来。”

“知道了。”

这样的对话,一晚上至少有5次。第二天,我问起这事,他告诉我,弟弟是在6年前春节回家时被车撞的,出事时,刚下火车,所以醒来后,一直以为自己还在火车上。

他总是趁弟弟睡着的时候,默默地踱到外面抽会儿烟。他从25岁到现在,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耗在了这个医院。

这天,弟弟吃了药,睡得很沉。他找到我,说:“你

皱起眉头的男人 张小娴

你曾经为多少人多少事皱过眉头?

我从来没有。只怕眉头皱得多,形成了皱纹,即使用上两千元一瓶的去皱膏也无法力挽狂澜。

但我希望有一个时常为我皱眉头的男人。

他因为我这个人太麻烦、太蛮横、太任性、太不讲理,又莫奈我何而时常皱眉。终于不单眉头出现两条弯弯的小皱纹,连额头都开始有皱纹了。

当他为皱纹苦恼,我告诉他,他的皱纹比别的男人好看。然后请他继续为我皱眉头。

因为关心和爱,我们才会忘记会有皱纹啊!

而且,经历风霜的男人最好看。

几条皱纹,散乱的白发,证实他为理想和事业付出过。

忙于奋斗的男人,哪有时间兼顾外表?


地图上的旅行 作者/瞿瑞

1.
在五十五岁生日来临之际,本地泥瓦匠傅传平决定提前退休。他从十五岁开始做泥水活,如今已经整整四十年了。他熟悉镇上每幢房子的修葺史。要是登上南山俯瞰全镇,他会如数家珍地告诉你镇上哪些房子是他修的,俨然心里有一幅动态住宅变迁图。那些在他职业生涯中重要的大工程则在地图上标了红字:镇小学、信用社、镇医院的门诊楼、西面大坝的蓄水库,省道隧道……至于这几年新起的粉色住宅楼,傅传平提起就生气:现在的人怎么喜欢住鸟笼?图方便?过日子是图方便的事儿吗?
 
由于长年的室外劳作,傅传平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老,看起来像六十多了。他驼背、秃顶、青筋暴突、皮肤上布满褐色晒斑、还有白内障,再加上他走路...

你不能把每一本书当成人生之书

文/越清枝


机缘巧合,参加一次简单的会议,得来两本书,一本是安妮宝贝,不,庆山的《月童度河》。

用下班的碎片时间看完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安妮宝贝的书也已经很久没看了。之前看的一本是《莲花》。相比庆山,留在记忆中的还是安妮宝贝。顺带看了网上的评论,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对于这本书有这么多负面评论。

苛责她学历不高不适合谈禅性,人到中书依然没有进步以及她的私生活之流。一般懂禅性的人也不会谈吐如此粗俗,妄加指责。

的确,在我看的为数不多的安妮宝贝的书中,几年前看确实比现在来看有更好的体验。年少,缺乏人生阅历,伤春悲秋,喜欢沉郁浮华的文字。人的心境、知识、经历都会改变,一个年龄有一个年龄段适合...

大路 冯唐

在路上的兄弟姐妹们:

见信好。

我在三十岁前几乎没有离开北京城,在三十岁后几乎没在一个城市连续待过一周。在三十岁之后的近十年,飞了接近小两百万公里,去过近百个城市。如果按照宋朝的能耗标准,我完成了近两百个读书人一生中行万里路的理想,消耗了临安一个街区里所有人一百年消耗的能量。我老妈知道飞国航一百万定级里程之后,就能拿终身白金卡,每次见我,总问我,快到一百万了吗?我说,一百万又如何呢?我老妈说,牛逼啊,终身白金卡了呢。我说,你什么时候百年啊,你百年之后又如何呢?你百年之后牛在哪里?逼在哪里?我老妈说,你咒我死啊,你妈。

从小被灌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似乎这之后,你就懂得了世间绝大部分的道...

九张机

词/音卿


一曲轻歌一缕思, 声声唱遍九张机. 蓬山此去千秋里, 且问行人归不归?

一张机. 早莺初上碧柳垂. 可堪三月春光翠. 暖阳微照, 画梁燕子, 恰是晓风吹.

两张机. 青梅竹马总相依. 石板桥下鸳鸯戏. 纸鸢去处, 秋千慢打, 满面杏花飞.

三张机. 多情自古恨别离. 登楼却把危栏倚. 陌边草色, 长亭风絮, 都作相思疑.

四张机. 漏声点点教人痴. 小...

美与同情 丰子恺

有一个儿童,他走进我的房间里,便给我整理东西。他看见我的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给我翻转来。看见我的茶杯放在茶壶的环子后面,给我移到口子前面来。看见我床底下的鞋子一顺一倒,给我掉转来。看见我壁上的立幅的绳子拖出在前面,搬了凳子,给我藏到后面去。我谢他:“哥儿,你这样勤勉地给我收拾!”

他回答我说:“不是,因为我看了那种样子,心情很不安适。”是的,他曾说:“挂表的面合复在桌子上,看它何等气闷!”“茶杯躲在它母亲的背后,教它怎样吃奶奶?”“鞋子一顺一倒,教它们怎样谈话?”“立幅的辫子拖在前面,象一个鸦片鬼。”我实在钦佩这哥儿的同情心的丰富。从此我也着实留意于东西的位置,体谅东西的安适了。它们的位置...

就像不认识我一样

几年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林怀柔跑到玉米地里去,他推着摩托车,我提着十八块钱一捆的麦香啤酒和七块五一包的火腿肠,穿过玉米地是一个刚挖的水库,月色之下泛着白光,我们压倒一小片玉米躺在上面,喝酒。


我的牙齿不好,啤酒都是林怀柔用牙齿开的。他右手拿着啤酒瓶子,把瓶盖放到牙齿的左边,这样显得面部表情有些狰狞,然后猛地一用力,啤酒起泡的声音悉数钻进我的耳朵里,除此之外,还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和风吹草动的声音。


我躺在铺成一片的玉米秆上,举起一只手,把林怀柔递过来的啤酒接过来。


我问他,你跟秀秀怎么样了。


他说,就处着呗。...


洗碗工招聘指南 作者/康夫

曾经与几个熟悉餐饮业的朋友聊天,听说了许多妙趣横生的事。
 
有一位宋老板,是开连锁餐饮店的,主要经营写字楼快餐。快餐生意虽然看起来稳赚,实际上因为门槛不高,所以竞争相当激烈,想要出人一头,除了用料、卫生、口味以外,如何提高翻台率也是制胜法宝。宋老板开店时间不长,但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主要就是因为在翻台率上高人一筹。
 
“你知道,快餐店门面小,一来买不起大功率的洗碗机,二来洗碗机洗一次的时间太长,根本适应不了翻台速度。如果大量采购餐具,又得找地方囤放,所以大家都是雇洗碗小工来洗。但是要找到勤奋努力手脚快的小工,也不容易。”
 
宋老板窝在度假酒店的海滩躺椅上,和李老板一人抱...

开到荼蘼

文/越清枝


几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印象深刻,叫《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一个被生活折磨得体无肤依旧努力向上的美丽女性,即便是碰到种种不堪的境遇仍然乐观坚强地向上攀援,只是命运最终还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她的生活也许真的出现转机、有所改变的时候,她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生命。


尤其记得那句台词:“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那时候并不知晓这句话的出处,看太宰治的书出是去年的事。日本的文学充满一种颓唐悲哀的美。日本人似乎也很推崇这种破碎之美。相比较而言,日本文学的一大特色便是私小说的盛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三岛由纪夫的《假面的告白》,都以意识流的写法,进...

哎呀,这友谊的小船(上)|老显解忧

文/老显


@乐心:

老显,我想拜师,因为你读书多而且在别人人困惑时能给人指点迷津,只不过我没有学费,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老显:

谢谢你的抬举,乐心同志。


我确实有收过徒,但都是误人子弟,所以若是有所疑惑,不管是何,欢迎来问,我定尽自己所能帮你解惑。拜师倒不至于,学费也是荒谬,平常交流就好,平起平坐即可。


很高兴认识你。


@乐心:

所谓的长大了之后,逐渐的喜欢沉默,时间久了总会觉得闷闷的,人都是喜欢找同类的,也可以说人都是属于喜欢自己的,与其说想跟别人聊天,不过是想借别人的口跟自己聊天,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在说啥。


无聊我会翻翻博客,写一写说一说,听...

周郎顾曲

文/柯弋

http://chiu-keryik.lofter.com/

       多年以后,倘若有人和我谈论与大学校园相关的事情,想必我一定会提及那个遥远的夜晚。那个夜晚,我已记不清是明月高悬还是星光黯淡,我忘了是否有晚风掠过,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穿着打扮,我忘了自己是以怎样的步调结束了那段路程,经过朋友身边时,我甚至没有注意到他,更没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可具体的经过在我脑海里已模糊不清。然而,在

我是个窃贼 阿.康帕尼尔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窃,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了他的话。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给他斟了满满的一杯葡萄酒。

我就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厢,车厢里除我而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像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

青白蛇爱情故事

“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柳宗元《捕蛇者说》中提到的永州异蛇,毒性猛烈,令人闻风丧胆。

但在许仙眼中,毒蛇入药,君臣佐使,可去死肌,杀三虫,能和阎王作对。


许家三代行医,许仙成为保和堂第三代主人。

许仙痴迷医术,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杭州一大半的人都知道许仙医道通神,能起死回生。

许仙捕蛇入药,已经有一段日子,配成新的方子,救人无数。


然而,或许是世代行医,救人太多而开罪了地府。许仙自年幼时候,就身患痼疾,时常咳血,寻遍药方,却始终不能根治。

父亲心中有数,许仙的身子活不过三十岁,只能下虎狼药抵御病痛,其中不乏砒霜等猛药,是十足的饮鸩止渴...

每一天心情是不一样的,孤独却是一样的

文/卡洛(点击关注)


看下日历,发现今天竟然正是来上海的一个月,想起一个月前拉着坏掉的行李箱汗流浃背地在青旅住下的那天晚上,真是孤独。那种孤独感是,你明明知道这种生活方式肯定会孤独,这种形式的孤独不可治愈,但神奇的是,你期待这个孤独的未来。

但这一个月里真是太难熬了。

周一到周五实习要早起,周末要更早起来因为报了雅思班。一三五的晚上去健身房,周二周四晚做雅思作业。周末晚上稍微躺下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约朋友见面扩充人脉。我就像上了发条打了鸡血一样生活,我没有休息过。一有空闲的时间就感受孤独在我身上行走。或宣泄孤独,累瘫在床上发朋友圈:”这座城市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这样生活着,以不甘画...

小说:四件套

风起于浮萍之末,月徘徊于斗牛之间。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题外话


1、“在商场里”


他在朝阳商场的二楼走了好几个来回。朝阳商场是一家便民商场,售卖日用百货,二楼主营的是鞋帽服装和床上用品。床上用品部的售货员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和衣服柜台的售货员(也是一个中年妇女)在闲聊。


中间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上面什么都有,整整齐齐的,等待人躺上去的感觉,显得很突兀。


几次经过她们,将听到的内容梳理一下,大概的信息是,两位妈妈在抱怨孩子(都是女孩,都上初中)不听话,跟同学攀比消费,让她们很吃力。他心想:不听话的孩子,难道不好吗?如果孩子什么都听父母的,那才是很可怕的...

写出这些句子的人,我十辈子都追不上了

目的虽有,却无路可循;我们称之为路的,无非是踌躇。——卡夫卡 《误入世界》

人在无端微笑时,不是百无聊赖,就是痛苦难当。——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

傍晚,街上车水马龙,一大群嗜血的蚊子从沼泽中飞起,带着一股柔柔的人粪气味,温热而伤感,扰得人从灵魂深处泛起对死亡的坚信。——杨玲译《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们有很多的声音而没有真理,我们来自一个良心却各自藏起。——穆旦《隐现》

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博尔赫斯

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但这里也有光芒。 是正午的磅礴大气在照亮我,一万种不适在我体内赛跑,应挺立着身子,更端庄。 甚至能摸到他的良心……他是宽厚,他...

玫瑰往事 林清玄

11岁的时候,他喜欢上教他国文的女老师,老师25岁,有一对黑眼珠和深深的酒窝。

那时他的父亲种了一亩玫瑰,他每天偷剪一朵父亲的玫瑰,起得绝早,在暝色中将玫瑰放在老师讲台的抽屉,然后回家睡觉,再假装没事人一样到学校上课。

老师对每天的一朵玫瑰调查了好几次,但从来不知道是谁放的。他也不敢承认,只要看到老师每天拿起玫瑰时那带着酒窝的微笑,他就一天都很快乐,甚至唱着小调回家。他在老师抽屉放玫瑰花足足放了两年,直到他从乡下的小学毕业。

20年后,他的老师还在乡下教书,有一回在街上遇到,老师的头发白了,酒窝还在,他很想说出20年前那一段属于玫瑰的往事,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让玫瑰有它自己的生命吧!那...

水果摊故事

                                      一

   老高从不在我的街道英雄名册里,他太……不英雄了。...


暗恋,也是一种成长

我一直暗恋同桌司马烟,所以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汗涔涔地盯着黑板,不敢扭头看她。我怕一看她,她就千娇百媚地朝我笑,那样我可能会糊里糊涂把地理老师喊成数学老师。可是司马烟喜欢的人不是我,她喜欢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

司马烟迷恋的,是数学老师英俊的外貌和非凡的气质。那个夏天,他调到我们学校,被分到我们班后,司马烟就开始痴迷于高深的数学定理,对我写的诗歌不屑一顾。

此前我把写诗看成是无上光荣的事,可是那以后我就封笔了。写诗,按照司马烟的说法就是,没出息。

司马烟开始逃语文课了。她说,宋子则,我的语文就交给你了,落下的你给我补。我听了马上高兴了一阵子,但回头一想,司马烟逃课干吗去了呢?知道真相后,我伏案...